[鬼白]我爱神,但神爱众生

*两年前的老文了,刚把那个子博客删了,在这里备个份好了。

*内容与题目无关

*甜到发腻请注意



在喝醉的时候,随便扯上个什么人说话是辨别酒鬼的第二好方法。


“这位小哥?”白泽挥了挥手,蜡烛发出的光线在折射过薄薄的灯纸映在他的脸上,把一片酣红展现在被他召唤而来的人眼里:“能陪我说几句话吧?或者不说也行,听我扯一下也没关系……哈哈没错我现在是个醉鬼啦!”

白泽笑眯眯地看着那个人在他身边坐下,然后为那个人倒了一杯酒。很好,他很欣赏这种了解酒鬼的本质而选择留下来监督他们不让他们继续捣乱的人。

“小哥你真是个好人呢。”他清了清嗓子,把酒气再挤出喉咙一些:“那么接下来是开导时间。你既然愿意这样就坐过来,心里肯定是也有什么事情想说出来吧?”

果然,那个人被他吐出的气息熏得皱起了眉头。但是他没有躲开,只是一言不发的继续喝酒。白泽耸肩,只好直接进入最后一个环节:“那我就说说我的事吧?”他靠近那个人,轻声低语:“我希望你能帮我找个人。”

“那个家伙不喜欢这种太热闹的场合,但是我肯定他会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

“那个家伙穿得一身黑,头发和眼睛都是黑的,眼睛下还画了红色的眼妆……你那是什么眼神?他不是我的表兄弟什么的,虽然我们总是被人说长得像,不过我觉得我们哪都不一样。”

“工作态度不一样,下属不一样,岁数不一样,恋爱观不一样,对甜辣的选择不一样,……猜对啦,连对对方的感情都是不一样的,”白泽摇摇指头,结果倒是把自己给晃晕了。不过还能看到那个人还坐在他身边,至于长什么样就更加不知道了。

“我可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把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的喜欢给了他。”

“……你觉得那个人给你的是爱?”
“这不对,喜欢的反面是讨厌。诶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

“然后我头上不是有眼睛嘛,”白泽掀开刘海,“他头上的是角。”

“还有嘛,那个人总是带着狼牙棒,是个会走路的企鹅——脸冷的不像样,不是咆哮的表情就是生气的表情。”

“也没什么特征了?总之你只要记住那个人讨厌我到不行就可以了。”他哼起了歌来,“要是独占一个人的某份感情也是不错的事,啊对了,那个家伙不是人。也不是,曾经是人。”

他继续喝酒,终于不堪酒力倒在了桌上。那个一直在听的人也没扶他起来,余光里能够看到那个人往周围望了很久。你还真打算帮我找人啊。白泽对那个人的好感度简直UP到了能告诉他真相的地步,可惜在他说出来之前,那个人就低下头来给了他一个吻,然后用手好好擦掉他的眼泪,把他所有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你要找的人,不就在这里吗。”鬼灯这样说着,让自己无奈的脸全都印在了白泽渐渐澄清起来的眼眸里。


在喝醉的时候,酒后吐真言是辨别酒鬼的第一好方法。


评论
热度 ( 50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