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三个译本的评测

评测内容:①收录篇目,②装订,③翻译风格,④注释和译者的话,最后个人总结。
【】中是其它版本没有的篇目

[赵玉皎译本](云南出版社)

最贵也是装订最好看的版本(。分内外封,以暗金色和黑白为主,自带书签。排版也最舒服,目录的排列很别出心裁。

翻译上保留了很多日语词汇,细致到了色彩(译者在后记特别提到了意图),但读起来并不突兀。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篇目后有译者自己加上的解说,是不是适合自己就仁者见仁了,lo主是觉得部分背景解说还是十分有用的。

注释偏少,但对历史事件的解说更胜一筹。

译者在前言详细介绍了芥川龙之介的生平,五星推荐;后记提到了翻译中体会到的美感,可以间接读到芥川先生的文字技巧...

[楚路]片段小集

1是 @惊习 点的战损,2是我自己的师兄和性转路(虽然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差),还有个点文的妹子请等等我><

1.Live and let live

楚子航用一只手托住路明非的后颈,另一只手同时摸向了对方腹部还在不断扩大的伤口。

刚才躲过扫射的时候楚子航记得用超人的感官能力观察了那些子弹,在放慢的世界里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上面繁复的有誓约力量的花纹:多少炼金术师们不顾龙类的诅咒创造了这些特质弹头,又有多少屠龙者们不畏痛苦的死亡冲上了战场把它们填入弹匣射出。

而楚子航是唯一为了龙王愿意承受千军万马厮杀而来的存在。

只有这样的存在根本不足以保护路明非。...

[楚路]Take me as I am

*《Marry me》的后续,标题是FM Static的一首歌

*给 @惊习 ,我没坑!我没坑!

*没啥剧情,自我放飞,私家车,见微博文章

外链在评论里,容易复制<3

[楚路]我盛大的楚路混战

修了下重发> <

“朋友借下你外套啊有人急着用。”有人贴在他耳边说,然后一言不合就开始扯衣服,路明非在这大动静下居然还没醒透,过了几分钟才被越来越大的吵闹声弄开眼睛。

卡塞尔食堂的长桌旁居然坐满了人,还有人影不断移动,路明非边坐等世界清晰过来边问旁边人:“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在食堂集会?”

“大概是路鸣泽的恶作剧吧,”身边人无奈地说,“具体怎样我也不太清楚。”

路明非在听到小魔鬼名字后一个激灵,赶紧扭头望那人:“你怎么也知道他?!”

“大家都是自己人嘛。”顶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的人淡定回答道。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路明非像《呐喊》那幅画里的扭曲小人一样捧住脸尖叫起...

[楚路]来日方长

*带仔日常,全是二人场,吃我望仔牛奶糖啦

0.

“路主席!”新人看见他出现在超市里十分激动,尽管在这个区域相遇是有点奇妙:“您亲自……来买婴儿奶粉呀?”

路明非尴尬地点头,心说我还亲自偷喝过师兄泡的呢:“是啊,毕竟是亲生的。”

1.

路明非是最后一个觉得两个月了还没给孩子起名字不太好的人。

“所以该叫她什么?”

他漫无边际地翻着字典,在生僻字那里停留了一下,又怕日后自己都认不出,只好作罢。楚子航一直安静地坐在对面看他,路明非心说师兄你也是另一个家长啊快来管管!

于是突然心灵感应的楚子航开口了:“你可以用他们的名字,如果是在选择不了的话我来。”

路明非闻言差点把书撕下一页。楚子...

[楚路]亲上加亲

*相亲的年轻人们

路明非是被路鸣泽的电话叫醒的。通话过程中路鸣泽都能听到那边活动筋骨的咔咔声。

“穿好衣服,等下十点去对面街的咖啡馆相亲。”弟弟君言简意赅。

“我熬夜两天了,这么憔悴的样子去相亲真的好?不对你给我等下,我这么年轻干嘛要相亲?!”

“这是门亲上加亲的好事,不说了,公司会议就要开始了,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去。”路鸣泽冷笑一声:“不然下个月我就不寄零食给你了。”

路明非挠头,这没办法了,路鸣泽寄的那包快递可是他的续命道具。再一看都九点五十了,赶紧爬去洗脸刷牙。

到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分钟,推门进去只有一个桌子坐了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年轻男性。

还是个熟人。

他走过去坐下,...

[泽非]潮汐

*ABO世界观,A!路鸣泽,O!路明非

*路鸣泽身体是成年的成年的成年的

@隔壁的舍长  为我们的友情干杯.jpg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

[楚路]不醒(中)

*上戳我

*警告:ABO世界观,A!楚子航,O!路明非

*试开黑车,后半转微博

雨水本是没有味道的,赋予它味道的是它降落的平面。

路明非在自己大脑的气味迷宫里总是和楚子航相遇在夏季暴雨突袭的篮球场,雨水疯狂击打地面,激起一阵新鲜而辛辣的尘埃味,钢筋水泥的城市在雨中被溶解又被稀释,人们的存在和草木拔节落下的旧叶一同被卷进浮着旋涡的下水道,恍惚间整个世界都是雨。

只是用冰冷节奏冲刷地面的雨打散了地面高温的气团,它们上升着把夏季的燥热一股脑灌进路明非的衣领,他觉得心里有点凉凉的,身体却被带着升温。

这场大雨始于高中时代的一次碰面,那次路明非带着文学社准备的生日礼物匆忙地冲向楚子航家,门里...

[楚路]师兄的电脑密码是我生日

*论坛体
*可以看做《River in your mouth》的糖制补丁,发生在路明非的第三个暑假😏
*豆瓣真有个帖子叫《老板的电脑密码是我生日》,但不建议看,因为BE了

#1

卧槽卧槽卧槽!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楼主和师兄一起坐飞机回国,现在飞机上不是有WiFi了嘛,我就随口说想打一盘星际,然后师兄就借了他的手提给我。

当然他设了密码,我先是输了他的生日,没用,然后我一个机灵,事故就发生了。

我输了自己的生日,接着它居然出现了正在进入的圆圈。

我当时就忍不住啊啊啊了一声。

然后我看了眼师兄,师兄也用一种淡定的眼神回望我,像是想说你怎么才知道。

楼主现在打字的手都是抖的!我去!...

[楚路]River in your mouth

*一些生活片段,标题是Ben Howard的歌

1.

路明非小心地帮他把那些被挑染的头发剪下,他动作很轻,楚子航只在他稍微调整他的头的时候有点剪头发的感觉。

楚子航乖乖地闭起眼睛,听着剪刀清脆的声响陷入沉思。

他想起刚才路明非挠着头问他要不要帮他剪头发的样子,没有了高天原昏暗的背景,也没有了遮瑕的淡妆,路明非的黑眼圈在安全屋的明亮灯光下异常显眼。

年轻的男孩们刚从日本大战中归来,凯撒已经在忙着处理学校事务,楚子航也在一封封回妈妈的邮件,只有路明非还不知道该和谁联系,在床上发呆了半个晚上。

所以最后路明非打着哈欠问楚子航的时候楚子航也无法拒绝。

"剪好啦师兄。"...

[楚路]不醒(上)

*警告:ABO,alpha/omega
*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路明非到底是个让人省心Omega。他既不会释放信息素,也不会进入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昂热简直无比欣慰,毕竟卡塞尔真是个不O之地,连个B都没有。

和路明非一个宿舍的Beta芬格尔尴尬地表示校长我还没毕业呢。

昂热说那就快去把晒我和明非消费账单的帖子删了!

芬格尔说那可是表明师弟不是普通Omega的利器啊!你看他一点抑制剂都不用的!

昂热哑口无言。

这不是路明非用吃的收买了芬格尔,他是真的不需要。空气中信息素激荡,他也能淡然地边闻着边打游戏,拿催情剂当无毒狗粮吃。

路明非自己都觉得赚到了,少花钱少洗床单有啥不好,基因...

[楚路]Gravity

我要去和喜欢的人表白了,路明非边说边挠头,师兄啊你能不能帮我查点表白的资料?当初说好了一起去打爆车轴,再帮这点忙行不?

楚子航说好。

然后他直接回宿舍研究了一晚上,他翻遍了路明非的记录,把每一张照片都存了起来,然后给他制定了理科生能给的最严谨的表白方案,他甚至连——

诶师兄你做好啦?

路明非惊讶地看着他:我连那个人的特征都还没告诉你呢。

我知道那个人比你高。楚子航淡然地说。

——他甚至连这个都顺便推敲出来了。

路明非S级懵逼.jpg,连楚子航给他的复印纸都看不进去,师兄你还是亲自指导吧,衰仔无奈地请求道。

楚子航发现他们面对面的位置刚好合适。

抬头,挺胸,膝盖往后顶,楚子航边...

[楚路]Marry me?

*路明非去参加诺诺那个新娘培训了,平行HE世界,二设一堆

*干脆搞成一个完结短篇(。暗搓搓地 @惊习 太太,太太我喜欢你啊啊啊!希望没毁了你心中的梗!

 

 

菲尔夫拉岛上阳光最温和的春夏两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孩们会成群结队地走过木质栈桥,一个个都像是骄傲的天鹅,因为无从知道这些女孩的身份,大家就叫她们“鸢尾花女孩”,因为菲尔夫拉在古腓尼基语中就是“金色鸢尾花”的意思,那座岛也可以称作金色鸢尾花岛。

 

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也跟脚下的大海一样起伏,路明非也不例外,落地窗外阳光正好,青春未被消磨的美就在粗糙的白沙上展览着,即使是在卡...

[楚路]非典型龙

真·龙仔和饲养员(?)楚子航的故事,来呀快活呀,反正这个世界不屠龙了(。

 

 

1.

都说龙类最喜欢收集黄金珠宝,但路明非可不一样,他喜欢收集的是和楚子航有关的东西,最后甚至还把人都收集到手了。

 

2.

但一开始路明非还是个被误导的小龙仔,在守夜人一路的唠叨中他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去抢公主,楚子航进办公室的第一眼就是他又怂又期待地望着诺诺,并非典型龙类黄金瞳的黑色眼珠也因为情感发亮。

然后漂亮女贼狠狠地揉了把路明非,把他都摸疼了。说真的,你不能拒绝一只只有三十厘米左右的、坐在儿童吃饭用的高脚椅上的小动物,哪怕他是条龙。

“明非这才是...

[楚路]新郎养成(1)

*之前看原文的时候带入看了一下,居然很合适,于是写给过去的自己

*原梗:《龙族:奥丁之湖》第三章:新娘养成学院,二设一堆

北纬35°,地中海,马其他共和国。

这是一个由五座岛屿组成的岛国,分别为马其他、戈佐、科米诺、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目前只有前三座岛上有人居住。

但在那些自驾帆船的游客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菲尔夫拉岛上其实是有人居住的,如果沿着生态保护区的边缘巡弋,能看到一座白色建筑,极少数的幸运儿还能看到建筑里的人露面。

那是在阳光最温和的春夏两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孩们会成群结队地走过木质栈桥,一个个都像是骄傲的天鹅,她们在甲板上磨指甲或者互相抹防晒油...

发文尴尬症

😂天哪……写完这个之后我又尴尬了

kacakaca:

基本信息



英文名称:Feel so embarrassed to post your articles




常见病因:觉得自己写得不好,或时常发文后没有反馈




就诊科室:写手修炼科或热圈科,尚存在争议




常见症状:不敢发文、发文后删除、转为自己可见、时常刷新提醒




病因


      1.觉得自己文有硬...

[双邪]止步不前

原作:盗墓笔记+沙海

配对:沙海邪/盗笔邪,斜线前后有意义

警告:真·邪教,自攻自受,神特么PWP

备注:快到两周年纪念了,懂的朋友都懂我在说什么。


俗话说得好,人人都有第一次。可是没吃过猪肉也不一定能见过猪跑,这么想着我保持高度的警惕看着床边的疯子,秋天里的燥热从藏在被子里的身体部分一直烧到脸上。

几分钟前疯子突然冲进房间里把我叫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根总裁神经重新投入使用了,塞给我个Zippo的打火机就叫我帮他点火,我刚睡醒根本不想理他,但是出于平日里被揍惨的回忆身体条件反射就做好了掀盖放火的动作。

疯子诧异于我的熟练程度,问我是不是自己有在他不在的时候练习抽过,我...

[鬼白]我爱神,但神爱众生

*两年前的老文了,刚把那个子博客删了,在这里备个份好了。

*内容与题目无关

*甜到发腻请注意


在喝醉的时候,随便扯上个什么人说话是辨别酒鬼的第二好方法。


“这位小哥?”白泽挥了挥手,蜡烛发出的光线在折射过薄薄的灯纸映在他的脸上,把一片酣红展现在被他召唤而来的人眼里:“能陪我说几句话吧?或者不说也行,听我扯一下也没关系……哈哈没错我现在是个醉鬼啦!”

白泽笑眯眯地看着那个人在他身边坐下,然后为那个人倒了一杯酒。很好,他很欣赏这种了解酒鬼的本质而选择留下来监督他们不让他们继续捣乱的人。

“小哥你真是个好人呢。”他清了清嗓子,把酒气再挤出喉咙一些:“那么接下来是开导时间。你既...

[进击][艾利]A gentleman should…

Kingsman AU

"如果是他们在这种架空下会做什么"的段子,和电影情节有出入,最后是我瞎编的电影介绍,大概背景在那里。


1.

用无名指和小指捉住那抹黑色,配合食指的动作将领带缠绕,打出个漂亮的结,抹顺线条,然后调好位置,让它正垂在颈下。要不要提提浆直的领子?你望向镜子,镜中人也望向你。这里没有其他人。医生的儿子当然会自己穿戴好礼服,不需要母亲的帮助。

你把燕尾服拿起套上,却发现它那可怜的袖长根本不适合你——在今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几英寸?噢,是的,在警察局里拍照时条子骂你害得他又要向上调镜头。

你叹气,现在你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改衣服了。你看像时钟,指针...

[进击][艾利]双王paro段子

地毯是宫女们在两天内赶出来的;信鸟在战士将旗帜插入最后一个领主城堡顶峰的时候就已经飞回,新皇帝的命令简洁无比:在他加冕当天,他要踩上新的红地毯。


战胜的皇帝自然如愿以偿。


利威尔站立着,靴子跟稳稳地踩入毯子里。新的地毯上看不到血液干涸的黑印,也看不到头盔落地时留下的刮痕;侍从们想必在搬走满大厅的尸体时也搬走了旧的地毯,然后在焚烧这堆死神的战绩后才敢尖叫出声——清理叛徒的那天晚上,哭喊和武器撞击声充斥了整个大厅,那之后都没人会在这里说话,因为人们似乎还能听到亡灵的惨叫。可皇帝马上就要戴上他的皇冠了,和这样的历史时刻比起战败者的故事根本不值一提,在场的大臣都在交头接耳,虚伪地和别人交流...

[进击][艾利]Data

好久不见,摸条小糖鱼啦。现代架空,利威尔第一人称。

第二杯茶被端上来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怀疑艾伦也是来劝说我的的人之一了。
艾伦先喝了一小口,然后才把另一杯新茶推给我:"这杯不是很烫,您可以现在就试试。"
他的动作自然了很多,显然刚才和我一起对那个女人的讨论(尽管只是他没事找话和我简短地回答)让他卸下了紧张感。但我的不自在感倒是越来越大:虽然来了约会却坐了另一张桌子,但是遇到的提出找不到座位想要拼桌的人是自己的下属;而且就算他是那个难得对我这件事保持沉默的人,竟然也会在我逃避的女人来之后拐弯抹角地和我聊起伴侣方面的事。
但我还是都真实地回答了他:"没感觉。""...

原作第四卷CD的学龙语部分:

《Bed time》
Dragon:Toothless h–had a n-nightmare,Toothless get up right now.But it's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Hiccup:Dont send fire to the bed,Toothless. Dont send fire to the bed,Toothless! Dont send fire to the…oh,Toothless?
Dragon delightly:Hiccup wake up,Hiccup wake up!Will you play with...

说给树洞树洞说给树洞

很长的一篇杂谈,勉强算是读后感+散文?


1.

《重看一遍惊喜无限》那个系列就让它坑了吧。

目前我已经把《盗墓笔记》1-8+《沙海》1-4+《藏海花》1-2(的微信连载)看完了,这可真是一个艰难卓绝的过程啊,然后还翻了三叔的访谈和贺岁篇。

初二那年悲愤的我在日记本上写下我看完盗笔结局的想法:妈蛋;现在我可以邪魅一笑,然后在键盘上打下:妈了个蛋。

2.

按照八一八的格式我现在应该先把主角的特征列出来,那就先说说吴邪吧。

他的话,我觉得藏海花里面胖子的概括就很好:“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走到哪儿哪儿就开展学习雷锋活动。不把西湖比巴乃,却道墨脱就是娘,佛曰:雷峰塔总是要倒掉...

既成事实

“想想看这个人会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样子,出现在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我的很多代后辈面前,跟他们说你要保守那个秘密,这家伙甚至可能会不停的失忆,连‘和你的父亲、爷爷、太爷爷一样’这种话都说不出来……是个人都会觉得操蛋。”

“说实话我知道‘张起灵’只是个通用名字的时候挺生气的,你说你,就算是只有我把你当朋友,不告诉我本名也没关系,好歹要让我知道这不是你吧?我本来还想和我后辈交代‘你们要记得那个张起灵还算是你前辈的朋友,可以多照顾点’的,这下好了,我怎么说?说不定你也会中途下场休息,然后又来一个张起灵。你们张家人说不定都一样闷,一样牛,一样坚守,但是我们可是会很快就变了的。”

“你要是有个特别好的朋...

[进击][艾利]Mr.Yeager and Mr.Yeager

说好的狼人艾伦x吸血鬼利威尔,先放个正经的序章看看……


不管怎么说,贪婪的黑暗终于以星月为刀叉吞食掉了所有光亮。

 “警告:已进入夜间,对目标的追杀将会受到阻碍。”狙击手低沉道,他听到通讯装置那边的队长急促的呼吸了一声,咬牙切齿地下令:“戴上夜视眼睛,保持不动,由我们给你引入目标。”

狙击手沉默了,但他用唏嗦的塑胶和毛发摩擦声回应了对方他已完成指令。没有再多选择,他静心聆听周围一切声响,没过多久,人为搅动气流产生的微变就已经被他捕捉到,他最大限度地绷紧了肌肉,他的手开始流汗,但这向来不会在他的射击过程中影响他——来了!准星在目标飞速移动的影子上一晃而过,他却是毫不迟...

我想他俩的情深似海你侬我侬也就这样。
“别死。”
“好。”

[弹丸论破2][神日]朋友你听说过命题作文吗

*新课标全国一卷:两人过木桥

*基本只有对话,努力装出哲学的感觉好像也成功了。

*有伪苗日


日向创谨慎地前进着。这木桥竟是如此的脆弱,他踏上去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吱呀摇晃着诅咒他坠落,可是他必须走过去,哪怕他根本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桥很长。日向走了很久才看到另一个试图渡桥的人,黑点从远方与他相对走来,最后他们相遇了。

“……我以为会是出流。”日向创停了下来,他站在刚好能把对方的全身圈到眼里的位置,双手和双脚都摆出了拘谨的姿态。他的球鞋边缘颤颤抖下几片木屑,它们在声波的欢送下坠入了桥下的深渊:可日向没有,他只是伫立在那里,把他对面的苗木盯得很久才能说出话来:

“是日向学长啊……你...

[进击][艾利]送别

写的是送别,其实是回来的故事。
给@奥陶纪太太,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重新看了一遍《朗读者》,脑洞大发,姑娘加油填坑啊。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的爸爸些呢。

这样无心的话利威尔没说过几次,艾伦却记住了很多年。

那时他正在往河里面丢些小石头,虽然已接近傍晚时分,夏日里的天空仍是明亮、澄净的。星星没有悄然探出微光,太阳也没有就这样黯淡了金色。
艾伦在期待红日。他砍好了柴火,飞快放回家里又赶来河边,木屑因为快速奔跑的动作纷纷从他的手臂和手掌心落下,他不是不饿,只是今天特别的想要去看看太阳下山。
也许是因为利威尔今天又要忙到很晚。利威尔是他的监护人,尽管他已经退役很久,但因为过去曾为兵士长现在有时还是会去协助有...

BE十题

*其实是搞笑系。片段式灭文。

1.
鬼灯一脚踢向白泽的膝盖让他跪了下来。
"等等为什么要我跪下?!"
"和我结婚吧。"鬼灯说。"西方那边不都是要下跪求婚的吗。"
"那也是你来跪好吗!"
"到底嫁不嫁?"
"不嫁!"

2.
"大家好这里是荒野求生,我是主持人贝里格力尔斯。今天我们在中国的古老丛林中抓到了一只眼睛很多的白色生物,教官说过,任何生物只要去掉头就可以吃,那么这次也是……"
这个外国佬都在说什么?从上面一脚掉下来摔出了原型的白泽晕乎乎地想。

3.
"分手吧。"...

*依旧是哪位勇士来点个赞就写系列,是个有点长的大纲。考试前梗突然泛滥。
*鬼白现代架空

《Nice to meet you》

有名的医术精湛的白泽先生,今天也是绝赞的在酒吧寻欢作乐着。可惜刚喝下第一口酒的时候玻璃杯子就被子弹打碎了,然后弹雨和瀑布一样射向了他这边,白泽马上逃出了酒吧,急切的敲开了路边一架轿车的车窗。车床被摇下的瞬间他就露出最灿烂的微笑说"嘿搭我一程怎么样?"
那个人什么都没说,打开了副驾车门,白泽就坐了上去。人群从门口走了出来,叫嚷着到处砸车找人,那个人就踩下油门带着白泽开始躲避追寻。
车开太快加速度太大,等停下的时候白泽早就晕的要吐了。他刚要和那个人道谢,冰冷的金属...

1 / 4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