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无言。

给@NK33_艾利醬跟蹤狂 太太的告白文。其实想了挺久但是写出来就是这么糟糕,太太我功力不够希望这样你也能接受_(:з」∠)_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利威尔签着字的手顿了一下。他回头,棕发青年无奈的英俊脸庞刚好撞进了他的眼里。

[艾伦?你不是该和埃尔文去参加王宫的宴会了吗?]利威尔把笔夹在中指和无名指间,一边转动着笔一边询问逐渐走近的艾伦。

艾伦意味不明地嗯了两声,在走到利威尔身旁的时候突然伸手把利威尔抱了起来,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抱着他迅速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神色自然地箍紧了开始挣扎的利威尔的腰间。流畅的做出这一系列的动作的人说话的口气却是可怜兮兮的:[我是被团长叫来的啦……]

[……]再三反抗无果后,利威尔放弃了挣扎,但是他没有放弃报复。他示意艾伦让他侧坐过来,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猛地出手,把艾伦好不容易梳起来的大背头揉的一团糟。艾伦只好甩了甩头,好让散开的额发不那么阻碍视线:[利威尔听我说啊,团长说你签名的后半段太草了,他还说要是我不教你把字签好来就不让你和我姓耶格尔——]

听完这话,利威尔不停搅乱他头发的手终于停了下来。

艾伦眨眨眼睛,乱糟糟的柔软发丝下藏着的更为温柔的目光捕捉到了恋人浅浅红起来的耳根。[啰嗦。]利威尔回答,在艾伦无声的微笑中重新转向书桌,干脆地把头颅往后面的胸膛靠去。

艾伦松开了还抱在利威尔腰间的右手,翻阅起桌子上的文件。埃尔文说的确实没错,每一个干净漂亮的[Levi]后面跟着的[Jeager]都难看得不忍直视,连艾伦都是相当费力才能辨认出那歪歪扭扭又搅成一片的线条居然还是个单词。就算是再害羞也不会写成这个样吧——艾伦在内心捂住了脸。

[利威尔该不会是在嫌弃我的姓吧?]艾伦一边叹息着,一边拿起笔在草稿纸上签下了一个[Levi·Jeager]。[稍微……写工整一些吧?]

利威尔盯着那只仍旧停留在那行工整的字体旁的手好一下,才意识到艾伦是要他也跟着写。他拿起了另一只笔,在那下面也写上了这两个意义特殊的单词。[并不是。]利威尔说。

看上去似乎写的好了一点,艾伦舒了口气。

[利威尔能够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他的右手悄悄地放下笔,手掌包住了了利威尔的,然后左手再把利威尔条件反应地抖起来的身体搂得再紧一些:[您其实……很开心能够成为我的家人的吧?]

利威尔的手指一定是开始发软了,艾伦想。不然他的字怎么又开始扭曲起来了呢。

[我已经不是为了某句话就随随便便地做些过激行为的小鬼了。]艾伦原本只是小心磨蹭光滑手背的掌心停顿到了某个适合整个手掌完全覆盖上来的好位置,于是他慢慢收合了五指,带动着利威尔握紧笔在纸上划画,写出一个个线条圆滑、好看的字符。[只是在和您有关的方面,我似乎还是容易控制不住。]

[……]我知道。

[团长开玩笑地说【不然的话就不能让利威尔和你姓了】的时候,我可是完全没办法笑出来。]

[……]看你这么急急忙忙地赶来,礼服都皱了就知道了。

[所以就直接跑过来了,没有请假哦。幸好您有认真和我学,不然的话……]艾伦的声音越来越低沉,那其中满到要溢出来的独占欲利威尔能在他越握越紧的指尖上也能感受的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只能考虑每次都这样抱着您,帮您签好每一份能和大家宣明您是我的这样的事实的文件了呢。]

利威尔看着一个个的[Levi·Jeager],突然想起了艾伦一开始要求他改名的理由:[利威尔的话,只能是艾伦·耶格尔唯一的姓氏给予者。]当初说这句话的青年表情认真的不得了,那样肯定的样子让利威尔都只能说答应。

在快写完半张纸的时候,艾伦终于放开了手:[利威尔自己写写看吧?]

看不见背后的艾伦的表情,光是从这样的话语中利威尔没办法完全明白这个似乎还在忍怒的青年的想法。他一时间有些不习惯外来温度的离去,所以写出来的字体和之前艾伦带着他写的完全没法比。利威尔听到了艾伦沮丧的鼻音,所以在发出了一声[啧]之后,总算是字迹清晰地写出了那个重要的姓氏。

艾伦满足地把头埋到了利威尔的颈窝里,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满足地搂着一个沉默地被搂着,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在艾伦几乎要在这片熟悉的温暖中哭出来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一串逐渐加速的,足以贯穿灵魂的心跳。

[……离我远点,不争气的心跳声都快被你听到了。]

 

-END-

 

感谢貓爪下的荊棘花给的结尾修改建议><抱歉还是保留了这句完全暴露我少女情怀的话。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