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已坑]而我终将老去

看了49话之后的产物。对不起很突兀,但是昨晚真的想着这篇想到停不下来。

试了一下很想学的二逼文风。做了一下时间的调整。






1.

年轻是本钱,但是既然是本钱就总有用完的一天。

艾伦在用刀斩灭三十五根蜡烛后,突然深沉的意识到了这点——他已经比利威尔大了。



2.

话说用刀斩灭蜡烛这个主意还是阿明提出来的。

艾伦十六岁的时候,为了庆祝新兵成功拐到调查兵团的最强战斗力(并没有),仍需要战斗的他们停了下来,给艾伦办了一场生日会。

韩吉不知道用什么做出了一个形状还看得过去的蛋糕,仍旧存活的团员们每人在蛋糕上插上了一根蜡烛,艾伦自己插了两根:在这次出墙调查里活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十六根蜡烛歪歪扭扭地在蛋糕上燃烧着自己,用火光勉强拼出了一个笑脸。只可惜它奉献了自己的生命换来的一点光亮没能完全驱散开众人脸上的阴沉,大家都知道,比起庆祝,这场晚会的主要目的更像是为自己寂静崩溃的心灵补给那么点活下来的庆幸。

“吹蜡烛啊你。”利威尔抱臂站在一旁,在蜡烛燃烧带来的一片白色烟雾中他这么说。艾伦连忙冲着蛋糕吹了口气,可惜用力过猛半途被口水呛到了。

在少年惊讶的咳嗽声中,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爆出了一声噗笑。很快的,笑容从疲惫的调查兵团成员的脸上争先恐后地涌现了出来。虽然利威尔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艾伦看出来了那上面稍微解冻的迹象。

“……那就用刀来斩灭吧,艾伦?”阿明突然说。他的面容在被点燃的空气里模糊不清,终于停下咳嗽的艾伦嗯了一声就伸手去够刀片。他们卸下的立体机动装置并没有摆在离他们太远的地方,自从发生了某件事之后他们一直时刻将利刃放在身边。

艾伦一挥刀,无果。

艾伦二挥刀,无果。

准备三挥刀的时候,利威尔夺过了他手里的刀。

士兵长哼了一声,骨节分明的右手握住柄部,左手食指关节在刀片上弹了一下:“麻烦的小鬼。”他这么说着,把刃部对准了平面不一的火焰,在艾伦一下明亮起来的眼神里挥刀一击斩灭了所有蜡烛。

“太棒了!兵长!”艾伦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然后其他人的掌声也跟着啪啪啪啪地响了起来。利威尔的动作确实是挺帅的,只可惜这一斩之后整个房间的光线都没了,他更加帅气的收刀动作没办法看见。

利威尔收刀入鞘时挺立起的身体线条明明比他挥刀时候的手臂线条更好看一点。艾伦残念地想。但是突入袭来的黑暗似乎也为他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机遇……机智的青春期少年脑海里瞬间冒上了一个不错的、但是可能会让他再丢掉一颗牙的想法。

艾伦瞄了瞄在黑暗中依旧闪亮的暗蓝色眼眸,悄悄地靠近了那人。利威尔不可能没发现突然凑过来的人影,但是他没有避开少年渐渐靠过来的小心翼翼的呼吸。

离目标还有一米,五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接触目标!艾伦果断低下头来,紧张地在利威尔唇上亲了一口就迅速退开。

他的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爆红起来,所幸在没有光线的房间里谁都没能看见。他回想了一下那微妙的触感,觉得果然还是时间太短了什么都没尝到。

“喂,艾伦。”他说,“再来一次吧。”

回应他的不只是艾伦兴奋的“诶”,还有被他忽视的一大群人意味深长的抽气声。

阿明表示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3.

事后明白了朋友良苦用心的艾伦向阿明表示了感谢,以把让推到他的怀里的方式。

阿诺德对艾伦这种简答粗暴的报答方式表示艾伦原来你也有这么机智的时候。

艾伦其实在和利威尔有关的事情方面都挺机智的,特别是在攻略方法这一块。他那晚上甚至就和利威尔一并打了全垒本——年轻人的热情蓬发总是来得这么果断而又应该。他那晚上把利威尔的嘴唇都给亲肿了:只是亲吻而已。他们交换激烈的亲吻,把自己的吐息全番送入对方体内,好像这样就能完全探到对方的内里。

事实上只有艾伦完全探到了利威尔的内里,大家都懂的。


4.

回忆总是如此的美好而又咸湿,所以总能把你现在的处境对比得如此的惨淡而又悲伤。

艾伦尴尬地把腿合了合,努力抑制住体内因为回忆撩起的怪异火焰。还好大家都在喝酒,没什么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生日快乐啊艾伦团长!”一个完全喝蒙了的新兵向他的长官笑了起来。“听说艾伦团长以前是有过恋人的,我一直挺好奇团长的恋爱经历……能说说看吗团长?”士兵的身体摇摇晃晃,但他眼睛里的八卦之光却直指问话的对象,看的艾伦都觉得不告诉他自己就会被这渴求的光芒烧成渣。

“呃,”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调查兵团团长难得困惑地做出了挠头的动作: “我以前确实有过一个恋人,……分了两次手之后就再也没法复合了。”他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了一下,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可惜说出来的下半句话信息量匮乏。

“分了两次手?!”疑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团长看上去不像是那种会始乱终弃的人啊,是恋人提出的分手吗?”

“不,第一次分手是我提出的,第二次分手……也勉强算是我提出的吧。”艾伦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酒。酒里面应该放了少量的安眠药,这是他要求的,因为他的失眠症最近又开始发作了。“就是这样的。”他摊手,对大家仍有探求却不再敢说话的样子不置可否。


5.

他们确实分过了两次手。

第一次是在埃尔文的手臂出事的时候。



-TBC-


天凉了,让它BE了吧(喂)

评论 ( 12 )
热度 ( 11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