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眼、耳、口、鼻四题其一

《鲜花,混乱与你》的后续其一。
想写个眼耳口鼻四题,但是一次写不完所以分着发,这个是“眼”。

我知道大家都想看虐文可是我还是只会写傻白甜(。






带着繁复白色蕾丝花边的黑色发带,白皙的脖子上绑着的精巧的假领子。黑色和珍珠色的布料完美的与平坦的胸膛贴合,把身体的轮廓磨滑;复杂的装饰性的绑带在身体两侧结合又错开,把腰侧的线条勒得紧紧的。轻飘飘的宽大裙摆被蝴蝶结束住了上端,把略细的腰肢刻意勾画了出来。黑漆的厚底皮鞋把笔直的小腿托得线条更优美了些。

这怎么看都是非常漂亮的洋装来着。但是从只能盖到大腿上方的裙摆上披着的小围裙来看,这算是……女仆装吧?

阿明把这一身装束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后,下了结论,然后关上了门。

如果这套衣服出现在赫利斯塔的身上他就可以断定这是这是莱纳忘了收起来的理想模型,若果这套衣服出现在三笠身上他就可以断定这是让昨晚捏的模型暴走了,但是这套衣服要是出现在那个人身上的话……阿明擦了擦额头上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了的冷汗,再次确认了一下门牌:104-5,没错,是艾伦家。

……这套衣服要是出现在那个人身上的话他也不敢肯定这是艾伦干出来的事啊!

“打扰了。”阿明迟疑了一下,还是再次把手扶上了门把。他试着开门的动作并没有受到阻碍,这说明他还是走对了门的,很好。他松了口气,走了进去。

只是他在再次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还是露出了被人打了一拳的表情。“利威尔先生。”再三确认了那张脸的特征后,阿明只好认命了。

“刚才为什么出去了?”利威尔带着他往房间里面走去。“我之前在电话里已经和你说明过我会在你来的时候打开门禁的吧?”

我还以为我走到了艾伦的脑内空间——这样的烂话阿明当然没有说出口:“我只是在奇怪您的穿着。这是艾伦强行给您安装上的?”

“并不是。”利威尔已经带着阿明走到了事故发生地点前。他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一脸血的青年,示意阿明去拿医疗箱来处理一下。“我只是看到他在鬼鬼祟祟地藏着什么文件,然后我就去打开了。”

“……您在看到了文件内容后也没打算删除它吗?”阿明蹲了下来,用热水沾湿的毛巾把艾伦脸上的血迹擦掉。照上面手指涂抹的痕迹来看,这大概是他在用手堵住某个出血部位后又惊慌的捂住了脸才会搞得这么狼狈的。阿明回想起利威尔给他打电话时说的“艾伦他流鼻血到昏倒了”话,发现这的确是真相。

没错,他是被利威尔打电话叫来的。一开始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他还以为是艾伦在开玩笑,结果过来的时候发现门禁是系统打开的,他才发现自己的好友真的干了些不得了的事情。比起流鼻血到晕倒这件事,阿明更惊讶的还是艾伦居然把终端机的操纵权限全都给了利威尔。

人工智能在这个时代确实是被人们极大地需要着的,但是不管怎样,人类对于这种自己创造的工具还是会有那么一点浅薄之心的。即使它们被吹捧得再安全、再可靠,人类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它们的警惕。

即使是知道了艾伦这份不可思议的信任的由来,即使是他自己也会下意识地对这个人工智能用敬语,阿明也还是会奇怪。

居然会把终端机的呼叫和门禁解除的权限都给利威尔,这到底还是有点出格了。阿明一边这么感叹着一边抓起了艾伦的手擦掉上面的血迹。他已经把艾伦糟糕到不行的脸部处理干净了,接下来只要在把手上的擦干净,然后再把艾伦拖到床上去,他的任务应该就结束了。

“他大概是想看我穿吧,我穿上之后他就捂住了鼻子,然后在我走近的时候开始捂脸,最后晕倒了。如果他醒来后看见我还是这种反应的话我会考虑删除的。”利威尔安静地抱着双臂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只是在阿明握住艾伦的手的时候身体好像抖了一下。

“你们之间最近很流行创造人体模型这样的事吧?”他注意到阿明在听到他的话后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落荒而逃,所以他打算接着说下去:“难怪连艾伦都开始下载了标配服装。”淡淡叙述的话语听起来不像是抱怨。

“确实是有这个风潮。”阿明的语速突然变得快了起来。他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流畅麻利,因为他感受到了眼前穿着女仆服的人工智能虚无的投影里逐渐散发出的怨气。“不过艾伦说不定是为了和让做对才下了女仆服的吧,因为让最近都在炫耀他的泳装三笠模型。”

事实上这个假设完全不成立,因为艾伦下回来的就是适合利威尔的160cm款。但是为了保住自己和好友的小命,阿明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完全看穿了事实的利威尔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盯着阿明和艾伦的眼神越来越幽深。

是因为他能以实体触碰到艾伦而利威尔不能,所以生气了吧。阿明有些好笑的看着不自觉皱起眉头来的利威尔,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把艾伦搬运到了床上:“他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的,要是很久都没醒的话再请您用终端机呼叫我吧。我现在得回去处理一下我还没完成的设计了。”

利威尔点了点头,把阿明送到了门口。

“那么再见了,利威尔先生。”说完后阿明习惯性的小小鞠了个躬。利威尔这次没有纠正他过于尊敬的举动,反倒是心情很好地回答了他:“再见,阿诺德。”

说不定你们是两情相悦呢,艾伦。阿明离开前在心里欣慰地想。就在他松了一口气,准备下楼的时候,从还未关闭的门里,他听到了男人似是无意说出的自嘲。

“只可惜也许是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呢。”


-END-




教练我想写肉!但是写太多了完全硬不起来所以只好写写纯情系的。

个人觉得当你喜欢的人出事的时候你明明就在身边但是还是只能叫别人来帮忙这种事真能虐出一脸血,看着人家一边帮忙一边嘘寒问暖啊你自己只能在旁边傻站着等人家意会了之后自动离开。运气不好的时候人家还能顺带把你喜欢的人拐走了。

没有实体大概就是人工智能梗最戳我的地方。因为没有温度,没有可以依存的肉体,只能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我也是喜欢你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最后就分手了真是……喜闻乐见啊?!

不过这个系列还是会HE的啦,我不会再玩heavy ending这个把戏,但是也不可能是happy ending。既然是这样的设定就总会有堵心的地方。

明明在自习课上构思的狼血沸腾最后写出来的还是这个样子……脑洞太多语言又匮乏到无法描述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果然还是要好好沉在箱底一段时间才行。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