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艾利]送别

写的是送别,其实是回来的故事。
给@奥陶纪太太,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重新看了一遍《朗读者》,脑洞大发,姑娘加油填坑啊。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的爸爸些呢。

这样无心的话利威尔没说过几次,艾伦却记住了很多年。

那时他正在往河里面丢些小石头,虽然已接近傍晚时分,夏日里的天空仍是明亮、澄净的。星星没有悄然探出微光,太阳也没有就这样黯淡了金色。
艾伦在期待红日。他砍好了柴火,飞快放回家里又赶来河边,木屑因为快速奔跑的动作纷纷从他的手臂和手掌心落下,他不是不饿,只是今天特别的想要去看看太阳下山。
也许是因为利威尔今天又要忙到很晚。利威尔是他的监护人,尽管他已经退役很久,但因为过去曾为兵士长现在有时还是会去协助有关航海的事。
那么他在外面多玩一下完全不是问题。
艾伦把石子斜着丢到河里,溅起的涟漪大小和石子飞过的距离成了反比,最后咕的一声沉入水中。他玩的太专心,都忘了夏天里的太阳不是执拗不愿离开,消失得极快这件事,等他发现缓慢延伸入远方的河流颜色都暗下后两边的楼房都亮起灯来了。
于是他站起身来,一回头就看见了狠狠咬着自己嘴唇的利威尔。
吃晚饭的时候又是利威尔主动和他搭话了。利威尔说呐艾伦,你想到外面的世界去吗?
不想。
艾伦答得干脆。
那你刚才去河边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沿着它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它尽头的海吗?
……没有。
这次艾伦迟疑了。完了他又说因为我想待在利威尔先生身边。
小孩子有意的讨好总是会被大人识破,艾伦知道他肯定会被利威尔看穿,但他注意到利威尔的眼神柔和了下来,然后利威尔抿了口茶,轻声说艾伦😊,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爸爸些呢。
不过这样也好,他随即又补充道,你就留在这里也很好。
那天的艾伦心情特别糟糕,不知道是因为错过了夕阳还是因为利威尔的话。

下一次这句话再出现的时候艾伦已经十六岁了。他这次做了个也许无法挽回的决定:在朋友被极端反外主义者追杀的时候,身为士兵的他选择了先将犯人带回城中,而将重伤的朋友先留在了森林中。
所幸朋友很快也被救回,但是艾伦的态度遭到了很多人的指责, 审判台上艾伦面对所有质问他的人只是淡淡地解释道:我只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伤害。
法官敲锤镇下所有喧嚣,最终宣布艾伦无罪。
利威尔坐在陪审席中,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些。但是在面对艾伦的时候他又觉得头疼了起来,现在的艾伦成长得太快,让他倍感陌生,不管是身体还是思考方式。刚才艾伦的回答是一个真正有远见的士兵才能给出的,不过这和艾伦过去的形象相差也太远。
不,利威尔很快就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这不是过去的艾伦了。
他和艾伦在一张长椅上坐下,艾伦坐姿端正,利威尔则是翘起了腿。这么多年来利威尔还是改不了一些不太好的习惯,还好艾伦没跟着他学。艾伦也没什么机会和利威尔学,他已经是一名驻扎兵团的士兵了。
明明巨人事件解决了很多年,过去的兵团制度还是保留了下来。艾伦和利威尔讨论过这件事,结果因为看法冷找到了现在。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爸爸些呢。
利威尔没有叹息的意思,尽管艾伦听起来这总带上了感慨的意味。
爸爸他在面对这样的事时会怎么做?
他太相信同伴了。
利威尔突然掐掉了声音,艾伦转过头去看他,利威尔又继续说了下去:他太在意同伴了,所以没能看到他们背影后的危险。你还是不要像他好了。
哈。艾伦说,果然我是比爸爸更优秀些嘛。
也许吧。
他们的谈话很快被匆忙路过的人群踩碎在过去中。

再下一次,艾伦已经要结婚了。他想要和利威尔商量孩子的的姓氏。
不姓耶格尔你还要他和他妈妈姓?
不是的,您听我说。我想他应该姓阿克曼。
青年笑了起来,已经长开的眉眼里满是英气,利威尔都被艾伦绕了进去。
我并不是和您一样优秀的士兵,争取到的荣耀也没您那么多……可是我想报答您。我想您也不是那种希望我继承他们说的您的事业的人,所以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利威尔知道艾伦其实不是太固执的人,要是他说不愿意艾伦也不会强求,可是他听到艾伦无比坚定的说:
我只会做无悔的选择。
那一瞬间,利威尔前所未有的老了下去。
利威尔不年轻了,再传说的宝剑都会在铺着红绸的玻璃展示罩里锈去,更何况人类所谓的童颜。
可是艾伦只是在成长,以比利威尔老去快得多的速度在成长,利威尔有点怀念那个孩子气的少年,不过想来没有什么过去不在逃离他,除了他自己。
还不赖,利威尔说。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爸爸些呢,他可不会说这么圆滑的话,我还是可以找到理由拒绝他的。
爸爸听起来是个比我容易受您欺负的人啊。
话是那么说,艾伦心里面是否定的。他到处查过和父亲相关的资料,但是资料都被销毁得无影无踪,艾伦只找到了一张合照,照片上严肃地望向镜头的少年看起来完全和他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艾伦马上就认出了他。
以及站在父亲身边的利威尔。
父亲心里都藏了什么,艾伦不知道,但他能看出父亲眼里的决意和只有少数人能捕捉到的安心。
就算和父亲再不像,自己现在投向利威尔的眼神也会是一样的吧?
只可惜低下头来的利威尔是永远也不会发现了。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爸爸些呢。

艾伦真的记住这句话记住了很多年。他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又会害怕利威尔因此分不清他们两个。
父亲是怎样的人?在和利威尔相处的几十年里,艾伦渐渐地从自己身上看到了许多父亲的反面,但这还不足够。
等到他知道了已经是太晚的时候了。

利威尔后来认不出艾伦了。
艾伦,艾伦,艾伦?
艾伦握住了利威尔满是皱纹的手,学着韩吉教给他的腔调说:兵长,我是艾伦。
利威尔眯起眼睛看到艾伦眼底,给了艾伦这些年来的第一个笑容。
……你果然还是不像他啊。

艾伦知道自己是学不像父亲的,或者说,他是学不像过去的自己的。
最后一个巨人确实是被驱逐掉了,对,追逐这个梦想的少年艾伦也被驱逐掉了,存在的只有人类艾伦。
利威尔抚养了他,也就慢慢扼杀了那个能对他说喜欢的艾伦,能说喜欢的利威尔也快要死掉了。
那么被扼杀的艾伦,就真的死掉了吗?

对不起。
这个倒是很像你爸爸。
兵长,是我。我怎么会像爸爸……我就是艾伦啊!

利威尔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眸里真真切切地映上了名为艾伦的存在。

是吗。

他们四目相望,躯壳紧靠,在迟来的happy ending里突然又回到了最初相遇的模样。

那么欢迎回来。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