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艾利]A gentleman should…

Kingsman AU

"如果是他们在这种架空下会做什么"的段子,和电影情节有出入,最后是我瞎编的电影介绍,大概背景在那里。


1.

用无名指和小指捉住那抹黑色,配合食指的动作将领带缠绕,打出个漂亮的结,抹顺线条,然后调好位置,让它正垂在颈下。要不要提提浆直的领子?你望向镜子,镜中人也望向你。这里没有其他人。医生的儿子当然会自己穿戴好礼服,不需要母亲的帮助。

你把燕尾服拿起套上,却发现它那可怜的袖长根本不适合你——在今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几英寸?噢,是的,在警察局里拍照时条子骂你害得他又要向上调镜头。

你叹气,现在你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改衣服了。你看像时钟,指针...

[进击][艾利]双王paro段子

地毯是宫女们在两天内赶出来的;信鸟在战士将旗帜插入最后一个领主城堡顶峰的时候就已经飞回,新皇帝的命令简洁无比:在他加冕当天,他要踩上新的红地毯。


战胜的皇帝自然如愿以偿。


利威尔站立着,靴子跟稳稳地踩入毯子里。新的地毯上看不到血液干涸的黑印,也看不到头盔落地时留下的刮痕;侍从们想必在搬走满大厅的尸体时也搬走了旧的地毯,然后在焚烧这堆死神的战绩后才敢尖叫出声——清理叛徒的那天晚上,哭喊和武器撞击声充斥了整个大厅,那之后都没人会在这里说话,因为人们似乎还能听到亡灵的惨叫。可皇帝马上就要戴上他的皇冠了,和这样的历史时刻比起战败者的故事根本不值一提,在场的大臣都在交头接耳,虚伪地和别人交流...

[进击][艾利]Data

好久不见,摸条小糖鱼啦。现代架空,利威尔第一人称。

第二杯茶被端上来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怀疑艾伦也是来劝说我的的人之一了。
艾伦先喝了一小口,然后才把另一杯新茶推给我:"这杯不是很烫,您可以现在就试试。"
他的动作自然了很多,显然刚才和我一起对那个女人的讨论(尽管只是他没事找话和我简短地回答)让他卸下了紧张感。但我的不自在感倒是越来越大:虽然来了约会却坐了另一张桌子,但是遇到的提出找不到座位想要拼桌的人是自己的下属;而且就算他是那个难得对我这件事保持沉默的人,竟然也会在我逃避的女人来之后拐弯抹角地和我聊起伴侣方面的事。
但我还是都真实地回答了他:"没感觉。""...

[进击][艾利]Mr.Yeager and Mr.Yeager

说好的狼人艾伦x吸血鬼利威尔,先放个正经的序章看看……


不管怎么说,贪婪的黑暗终于以星月为刀叉吞食掉了所有光亮。

 “警告:已进入夜间,对目标的追杀将会受到阻碍。”狙击手低沉道,他听到通讯装置那边的队长急促的呼吸了一声,咬牙切齿地下令:“戴上夜视眼睛,保持不动,由我们给你引入目标。”

狙击手沉默了,但他用唏嗦的塑胶和毛发摩擦声回应了对方他已完成指令。没有再多选择,他静心聆听周围一切声响,没过多久,人为搅动气流产生的微变就已经被他捕捉到,他最大限度地绷紧了肌肉,他的手开始流汗,但这向来不会在他的射击过程中影响他——来了!准星在目标飞速移动的影子上一晃而过,他却是毫不迟...

[进击][艾利]送别

写的是送别,其实是回来的故事。
给@奥陶纪太太,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重新看了一遍《朗读者》,脑洞大发,姑娘加油填坑啊。

——你怎么就不能多像你的爸爸些呢。

这样无心的话利威尔没说过几次,艾伦却记住了很多年。

那时他正在往河里面丢些小石头,虽然已接近傍晚时分,夏日里的天空仍是明亮、澄净的。星星没有悄然探出微光,太阳也没有就这样黯淡了金色。
艾伦在期待红日。他砍好了柴火,飞快放回家里又赶来河边,木屑因为快速奔跑的动作纷纷从他的手臂和手掌心落下,他不是不饿,只是今天特别的想要去看看太阳下山。
也许是因为利威尔今天又要忙到很晚。利威尔是他的监护人,尽管他已经退役很久,但因为过去曾为兵士长现在有时还是会去协助有...

艾利,艾伦第一人称视觉。
做了一个梦,利威尔和艾伦之间隔了一层膜,艾伦怎么样隔着膜去拉住利威尔都不行,最后膜消失了,可是艾伦在抱住利威尔的时候发现利威尔全身上下都是膜。那是不可跨越的壁障呢。

在距我三步开外的地方,利威尔兵长安静地站立着。从我十五岁和他相遇开始,这样两人面对面的场合我只是第二次碰上,但我和五年前的那个艾伦比起来终于还是老练了许多,能明白了这是兵长要扭转我命运轨迹的征兆。
十五岁的我当时坐立不安,因为做了不可原谅的事而悔恨得颤抖,现在的我则是微微地低下头,直视着兵长审视的眼光。
"……兵长。"
我轻声呼唤他的职位,透过浅薄的灰色,我能看到那透明的壁障出现了裂痕。
有观察心...

心血来潮鸡血满满半途而废来也快去也快。

本来想用来给《boyfriend》补完的P2,做着做着就累的想暂停了。BGM是艾薇儿的girlfriend。

俺得的艾利,短。换了土豆源之后清晰了好多啊?


和 @Ragnarok 一起玩的画手文手问卷耶耶耶耶耶!超愉快!

讨论第七问怎么搞讨论了一个晚上,虽然一直在跑题但是最后绕回来了,完整的车♂震我会在之后发出来的,预览的体位不对不要在意(。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发病下去哟( ⊙ ▽ ⊙ )

Perhaps.

利威尔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厢仍在不断摇晃。似乎是在进行拐弯的动作,本就模糊的景象被身体不自主的摇晃弄得更加混淆,在打开的窗户外扮演没有人在乎的角色。等到车辆再次稳定的运行时,利威尔看到了自己靠着的青年。

[您还是不舒服吗?]棕发的青年这么说着,伸手撩起了他汗湿的刘海,再三疑惑要不要亲上去,最后青年在利威尔默许的眼神下小心的吻了上去,然后稳稳接住立刻倒在他怀里的利威尔。

利威尔张开口。但是没有一丝声音能从他的口中发出,正如他身上无法使出半分力气。艾伦把利威尔的头放在他的大腿上,极轻地抚摸了利威尔后脑整齐的短发。

利威尔的大脑嗡嗡作响,像是使用过度的蒸汽炉。火车的轮子就在艾伦的身体和一层铁皮之...

@阿泉    (`・ω・´)我最近刚结婚的画手小朋友给《白玫瑰》的插图!

[进击][艾利]顿于无言之丘

现代架空。


等眼睛适应了屏幕的亮度,能够把眼前的景象正确的投影在脑海中传递出信息的时候,我下意识骂了一声。

“你这家伙……!”我从被子里爬起来,因为并不知道外面那个坚持不懈的敲着门的人的名字,也只好这样毫无指代地抱怨着走向门口。因为现在还是四点多,我急的都没穿上鞋就冲了过去:少开玩笑了隔壁还住着起床气大到能掀翻玛利亚之墙的亚尼呢!

结果这样一直嘟囔着,开了门的时候我却终于意识到该被骂的是我自己。

站在门前的那个人垂着眼睛,走廊里的灯光没能完全照亮他的脸,只能把细碎的灯光洒在他有些发乱的黑发上,把我的眼睛晃得又模糊起来。但我马上就认出了他。我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能和他面对面,只是...

无心人

(屮屮)@闹腾综合管理处 太太是叫这个名字吗?如果叫错了很抱歉,很久以前点的一个清水段子,突然间就知道该写怎么写了。太久了,希望你依旧喜欢着艾利。
HE向。

利威尔军服的左胸的调查兵团标志是缝上去的,而且右下角还写了一个很小的"E"。靠近过他的人都能注意到。
要是你问他是当初不小心弄破了怎样,他会认真地否认。
"这是对过去一个士兵的表勋。……他在死后把心脏献给了我。"
"那么您现在是有心人了呢。"
"并不是,"他停顿,把头稍微低了些,抚摸上自己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说出了永远迟到的表白:"……这里面能装下的只...

uck him dowm

脑洞关键词:①"老师,这样可不乖唷。"②真空无胖次PLAY

我记得有姑娘和我点过年龄逆转的师生肉段子,所以有师生和生师两个版本,请慎重选择阅读……下品和OOC难以避免。

[side艾伦]

"老师,这样可不乖唷。"少年轻笑,"我明明有扒掉老师的内裤,让您呆在办公室里等我了,为什么还是跑出来了呢?"
利威尔呻吟了一声。艾伦已经把他逼到了墙边,有利的身高和形势让艾伦轻而易举地把右腿挤进了他还想合起来的双腿间。艾伦温柔地提起膝盖,让相对坚硬的部分摩擦上利威尔某个蓄势待发的部位,照顾起男人即使隔了两层裤子也掩盖不住的潮湿下身,嘴上让人羞耻的话却一直没留...

When you'are sleeping

直到能与你再次相会的那天为止,我还要再等待数千年。 

beta by 阿里


While you're sleeping, many people passed by.They're your friends,your bosses,your relatives,the soldiers who you really respected,and you always trusted them.

Some of them gave you something important. Some of them walked silently(or other action?) and...

(`・ω・´)哎呀呀折腾了好久还是用了这个新浪源。对不起画面过渡还是不太自然。

蝴蝶的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就是相当怨念每一次利威尔救下艾伦艾伦老是先看到三笠来着……

[进巨][艾利]Marry me.

灵感来自于《四十朵玫瑰》。


重回墙内的调查兵团成员中有一个棕发青年。他年轻的脸上还占有尘土和血液粘合的痕迹,伤口却已经完全复原。人们欢呼着他的名字,注视着队伍最前端的他骑着马缓慢遁入那个如今还是被称为死亡城堡的兵营。 调查兵团万岁!人群中突然有人这么大喊。棕发青年微微侧目,却一言不发。


等他下马的时候有人争着帮这位[人类的希望]牵走马匹,他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等着长官的指令。身旁路过的士兵们小声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祈祷着这位再次归来的巨人士兵不会暴走。


这时故事发生了!


模糊成一片的景象被那个慢慢走近的人影自远处不断抹清,那个人的身上只有黑与白,路过的场景却...

[进巨][艾利]Get in![已补完]

给 @泛古陆 太太的,拖欠了很久的,已经不是原来点的流氓段子。……我真的太久没有想那个舔锁骨的了,然后今早的起床铃声是威风♂堂堂,所以写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了(逃)

为了钓出 @向天墜落。 的小黄图我把它给补完了。图片请走┏ (゜ω゜)=☞http://kasaka.lofter.com/post/219086_92e6f9

注意看标签,还有这是第一人称攻。

祝大家玩的愉♂快。


[进巨][艾利]巧合的极限04

这个是要开的新坑《巧合的极限》里的一篇,因为主观意识太强了所以单独先放出来。可以看做是番外。

我想和大家说一个比童话更不现实的故事。




04The monster and his galaxy.(上)


利威尔分辨出眼前的景象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还没睁开眼睛。


他正站在一个放小的宇宙中。


颜色瑰丽的星云簇拥在缓慢转动的星球周围,斑斑点点的小行星就隐藏在那其中。它们在离利威尔或近或远的地方自顾自的旋转着,偶尔有几颗脱离控制,在太空总胡乱地打着转,不知所措。


亿万恒星发出的光芒照亮了这片本该永黑的领域,所有色谱...

[进巨][艾利]巧合的极限04

04The monster and his galaxy.(下)


这个昨天还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少年穿着一身利威尔从来没见过的制服,衣服本来的颜色被氧化的血迹染成褐色,显得厚重又凄凉。他年轻的面容上有深深的凹痕,那样沦陷下去的幅度让利威尔左边的胸腔也痛苦地收缩起来。


“艾伦。”利威尔敲敲星球表面,“艾伦。”


水面已经漫到了他的小腿肚,但是他再也没有逃离的打算了。


利威尔发现艾伦睡着的时候也还是会稍微皱起眉头。到底有什么事能一直困扰这种年龄的小鬼啊?他把五指贴上星球的表面,用力戳向艾伦的眉心,最后却是自己被痛到。


“我记得你的朋友阿诺德很喜欢画册,看在你们关系那...

something about them

去补完了进巨24、25话,燃了一身。其实这里要说的更多是对于艾伦的改观。

说起来进巨这么多集里面我最欣赏的就是24话,不管是对艾伦咬手的特写还是变身的痛苦过程,甚至是暴走的情节,都是我认为比原作设计得更好的。

我有很多次试过像他那样咬手,每一次都因为咬到了骨头而放弃——很疼,是真的很疼。坚硬的骨骼隔着薄薄的肌肉死命相磕,痛觉神经反抗着这样的举动,意识却还是在支持着自己继续下去,能做到这样的男孩子,绝对该是被喜欢的。

认真的说TV塑造的艾伦的形象我还是挺受用的。在这样不断袭来的压迫和不幸中还能保持着这样的温柔,是很难得的。他从一开始的不断反驳别人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到了后来怎么也无法停止地向...

[进巨][艾利]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慎。别名《失眠症》。

我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

开始只是正常的几个晚上睡不着,到后来我发现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过睡眠了。

到现在的话,我已经持续清醒状态快十天了吧?

我不是没有撞见过倦意,相反的,它一直在这我呆着的房间里,和我一起被时流时断的时间淹没和托起。

在这样长时间的清醒中,我变得越来越安静,毕竟这里也没有可以谈话的对象。我从第三天开始
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强迫自己入眠,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成功。
我时常闭上双眼,在闪烁着银亮的黑色幕布里窥见过去。

我看见过地下街轮廓模糊的人影,他们往来着遮住了艾尔温伸来的手,把我挤向同样墙外的大门。我被或是哭泣或是欢喜的民众招呼上马,随着没有领头的队伍冲入巨木之森,看...

[进巨][艾利]On the dance floor

原本是用来回应ask上SEX PISTOLS PARO的点文的,但是构思完之后再去问了别人发现我完全会错意了,所以大家就当个纯肉来看看吧O<------<

BGM:《sexin' on the dance floor》

警告:因为BGM就是一点都不含蓄的类型,所以我用了直白的描写。

          请慎重嘲笑(……)作者。有点长,三千多字,祝大家食用愉快。


“Why not?”主唱将台下送上来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笑着将酒杯丢到了台下疯狂尖叫着的人群里。他伸手...

[进巨][艾利]无言。

给@NK33_艾利醬跟蹤狂 太太的告白文。其实想了挺久但是写出来就是这么糟糕,太太我功力不够希望这样你也能接受_(:з」∠)_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利威尔签着字的手顿了一下。他回头,棕发青年无奈的英俊脸庞刚好撞进了他的眼里。

[艾伦?你不是该和埃尔文去参加王宫的宴会了吗?]利威尔把笔夹在中指和无名指间,一边转动着笔一边询问逐渐走近的艾伦。

艾伦意味不明地嗯了两声,在走到利威尔身旁的时候突然伸手把利威尔抱了起来,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抱着他迅速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神色自然地箍紧了开始挣扎的利威尔的腰间。流畅的做出这一系列的动作的人说话的口气却是可怜兮兮的:...

[进巨][艾利]S·O·A·P

试一下傻白甜……被官方虐的说不出人话。


肥皂,不管在家庭主妇手里,还是在欲求不满的青少年手里,都是一个重要的道具。在疲惫的调查兵团成员手中也是如此。

热气腾腾的澡堂里,最后一批带着死去的眼神进来的普通士兵们已经沐浴干净离去,只剩下两个身份特殊的人面对面泡在水池里。

“……”士兵长实在是无法再忍受对面一直逼来的打量视线,一下子猛地站了起来,溅起的水花把新兵红透的脸打得生疼。

没能看到兵长起来的身体啊……艾伦揉着被热水溅到而发疼的眼睛小声抱怨。遗憾的男孩也迅速站起身来,跟到了已经围好了浴巾的利威尔后面:“兵长打算就这样出去了吗?”

“……你打算在这里泡到皮都皱的和你的衣服一样?”...

[进巨][艾利]眼、耳、口、鼻四题其二

《鲜花,混乱与你》的后续其二。
想写个眼耳口鼻四题,但是一次写不完所以分着发,这个是“耳”。

用了一个老梗,对不起。不甜。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求别分尸,甜的东西沉淀下来会更甜的(什么烂借口)


小小的人形投影从终端机上升起。投影出的黑发男人还闭着眼睛,似乎是还没睡醒。

“早啊,利威尔。”利威尔睁开眼睛的时候,不意外地听到了艾伦和以往一样的早安问候。

“早。”利威尔淡淡地回答,他本想在这之后赞扬一下艾伦没有过早地唤醒他的机智,却在开口的一瞬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艾伦注意到了他的迟疑,“怎么了,利威尔?”他担心地靠了过来,眉毛一下耷拉了下来。利威尔看着他担忧的年轻面孔,最后揉了揉太...

[进巨][艾利]眼、耳、口、鼻四题其一

《鲜花,混乱与你》的后续其一。
想写个眼耳口鼻四题,但是一次写不完所以分着发,这个是“眼”。

我知道大家都想看虐文可是我还是只会写傻白甜(。


带着繁复白色蕾丝花边的黑色发带,白皙的脖子上绑着的精巧的假领子。黑色和珍珠色的布料完美的与平坦的胸膛贴合,把身体的轮廓磨滑;复杂的装饰性的绑带在身体两侧结合又错开,把腰侧的线条勒得紧紧的。轻飘飘的宽大裙摆被蝴蝶结束住了上端,把略细的腰肢刻意勾画了出来。黑漆的厚底皮鞋把笔直的小腿托得线条更优美了些。

这怎么看都是非常漂亮的洋装来着。但是从只能盖到大腿上方的裙摆上披着的小围裙来看,这算是……女仆装吧?

阿明把这一身装束从头到脚扫了一...

[进巨][艾利][已坑]而我终将老去

看了49话之后的产物。对不起很突兀,但是昨晚真的想着这篇想到停不下来。

试了一下很想学的二逼文风。做了一下时间的调整。


1.

年轻是本钱,但是既然是本钱就总有用完的一天。

艾伦在用刀斩灭三十五根蜡烛后,突然深沉的意识到了这点——他已经比利威尔大了。


2.

话说用刀斩灭蜡烛这个主意还是阿明提出来的。

艾伦十六岁的时候,为了庆祝新兵成功拐到调查兵团的最强战斗力(并没有),仍需要战斗的他们停了下来,给艾伦办了一场生日会。

韩吉不知道用什么做出了一个形状还看得过去的蛋糕,仍旧存活的团员们每人在蛋糕上插上了一根蜡烛,艾伦自己插了两根:在这次出墙调查里活下的人实...

[进巨][艾利]DOA

很病。试了一下黑暗题材。
灵感来自于进巨BGM《DOA》的一句歌词。

利威尔眼里突然出现了铺天盖地的鲜白。
啊……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扫视四周。是白纱,被缠绕在成拱门状的植物枝上的白纱。在拱门下还有一位红发的年轻人,利威尔尽力想看清他的面容,但无果。
“……你愿意吗,艾伦·耶格尔先生?”红发的年轻人似乎刚念完了很长一段话,他一边平息下胸膛,一边等待着回答。
“我愿意。”另一个青年的声音从利威尔左侧传来——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音线。利威尔把视线从脚下的红地毯上收回,放到挽着他左手臂的艾伦脸上来。
他的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艾伦身上穿的却是黑色的西装。虽然自己身上下摆大到可怕的裙子是很蠢,但是配上艾伦...

[进巨][艾利]耶格尔家的胎教时间

知念未紀太太点的生子文,点的是孕期描写,但是我只能想到这样的梗。动用了女体化,希望这样还是能和你的口味_(:з」∠)_

蠢爸爸艾伦第一人称。转生paro。


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有点小声,因为利维尔已经睡着了。韩吉小姐说我多和你说一些话的话你就不会长得和她一样是死鱼眼了……你的母亲才不是死鱼眼啊,她的眼睛很漂亮的。

至于我为什么还是来和你说话了,是因为有些事情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利维尔是很男孩子的名字吧?不过她是你的母亲哦。至于你的名字,大概会是艾利吧。顺带一提你们都会姓耶格尔……啊啊,我是艾伦·耶格尔,你的父亲。尽管我还没到合法结婚的年纪,但是相信我你们迟...

[进巨][艾利]鲜花,混乱与你

依存症太太点的白痴科学家艾伦和人工智能利威尔的故事。

艾伦白痴的地方大概是不会察觉利威尔也动心了吧。希望这样你也能接受(TUT)

文力不太够流水账了请原谅啊。


利威尔从系统维护带来的强制睡眠中清醒过来后,并没像往常一样有看到艾伦期待的脸。


居然不在?他自行开启了投影——那个人给他的权限大到不可思议。十多厘米的半透明人形从摆在桌子上的终端机上浮起,黑发的男人扫视了房间一圈,总算是在猛然关起的衣柜前发现了自己的主人。


“艾伦。”利威尔抱臂打量起听到自己的声音而脊背开始颤抖的人。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总系统的报告功能打断了:“本次的系统维护更正了机体的谈话限制...

1 / 3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