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about them

去补完了进巨24、25话,燃了一身。其实这里要说的更多是对于艾伦的改观。

说起来进巨这么多集里面我最欣赏的就是24话,不管是对艾伦咬手的特写还是变身的痛苦过程,甚至是暴走的情节,都是我认为比原作设计得更好的。

我有很多次试过像他那样咬手,每一次都因为咬到了骨头而放弃——很疼,是真的很疼。坚硬的骨骼隔着薄薄的肌肉死命相磕,痛觉神经反抗着这样的举动,意识却还是在支持着自己继续下去,能做到这样的男孩子,绝对该是被喜欢的。

认真的说TV塑造的艾伦的形象我还是挺受用的。在这样不断袭来的压迫和不幸中还能保持着这样的温柔,是很难得的。他从一开始的不断反驳别人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到了后来怎么也无法停止地向...

[进巨]破晓

在海上航行第三天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知道了船上每一个水手的名字。他们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次的航海经验,但看上去都并不游刃有余。

“风暴就要来了。”在他又一次靠着船沿眺望毫无边际的海岸时,一个水手突然这么说。

他笑笑,不置可否。满是茧子的手却紧紧握住了木板。

确实如那个水手所说,那个昏黑的夜晚,海浪和狂风们逼狂了这艘船和船上的每一个人。其他乘客们都躲在船舱里,唯独他,抓着船桅在扑面而来的风雨中挣扎向前,忍受着船体不可思议的颠簸和风浪给身体带来的重压,和水手们一起仰望苍黑的天空。

他并不惧怕这样的暴风雨。

他曾是一个兵团的士兵长,一个人的军队,孤独又强大的万马千军。

他努力望穿那片诡异的迷茫...

[进巨][艾利]I give my heart to you

——当我的心脏得以在人类胜利后归属于自由之时,我一定把它献给你。

在那之后,我们去看海吧。

我们去看海吧。


那样喧哗的海浪拍打白沙的声音一定比濒临休止的呼吸声更为悦耳,那样足以淹没视野的蔚蓝色一定比鲜艳的刺眼的血红色更为悦目,那样深沉的满足一定比铺天盖地的疑惑更为值得沉迷。

然后热度惊人的蒸汽会被白昼明亮的日光悄然抹去形迹,疲惫的、伤痕累累却依旧在前进的身体会被冰冷的海水抚过周身。背后自由之翼之上的血迹和其它污痕会被游动的鱼群惊起的水纹带去,被坚硬的巨人的皮肤磨钝了的刀刃会被海水温柔的腐蚀。脆弱的肉体和因常年佩戴装置而变形的骨骼会和不再清醒的意识一起融化在这片追随已久的蓝色里——没...

[进巨][艾利]Would you marry me when I grow up?

7岁艾伦和25岁利维尔的故事。


最近耶格尔家的小子真是来的越来越频繁了,利维尔弯下腰,看着昂头和他对视的艾伦这么想。“你又来干什么,小鬼?”“因为我想看看利维尔桑。”小孩子真挚的回答让利维尔无话可说,他揉了揉眉头,最后还是让眼睛闪闪的艾伦进来了。

“利维尔桑在打扫?”尽管屋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整洁,但是有些东西位置的变动让艾伦觉察到了屋子主人刚才的动作。“是。”利维尔没有理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艾伦,站到椅子上把最后一个箱子放到了柜子上。

等他再用抹布把其实完全不存在的灰尘都擦拭一遍后,不安稳的坐在沙发上的艾伦终于丢出了第二个疑问:“利维尔桑,我可以看看这本本子吗?”艾伦知道利维尔不喜

[进巨][You cant wake up the one that doesnt love you

Ragnarok太太。


——你不能吻醒不爱你的人。


“……最后,王子吻醒了公主。”在艾伦刻意遗忘的童年记忆中,母亲总是喜欢给三笠念一些温暖人心的童话故事。艾伦没记几个,因为他当时根本没认真去听。现在能完全记起来的故事没有几个,记得住情节的也记不住描述,唯一清晰记得的话语,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他奇迹的深深记得这母亲在昏暗的烛光下幸福的说出故事结局,也奇迹的记得那场闹剧的名字。

《白雪公主》。


艾伦不喜欢这个故事,但他在看见他喜欢的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句话。

艾伦喜欢的人完全没有一点公主的样子,那人甚至是个男人。

那个人强大而又美丽。那个人总是会坐在巨人化的他的肩膀...

[进巨][艾利]末端

*没错,这和《晨间》、《本意》是一个系列的,那个系列叫《耶格尔夫夫的老夫老妻模式三十题》……心理描写略多

*两人刚同居不久


艾伦在听到自己设的闹铃响的时候飞快的把搂在利维尔腰间的手伸出,准确无误的关上了它,然后那只压在手机上的手再没动过。

几分钟后,怒而震动的机子让艾伦整个人都清醒了。他回想了一下导师交代的事情,只好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来,在确认利维尔没有被他吵醒后才慢慢的走入了厕所。

因为实在是起得太早,使不上劲,所以挤牙膏花了艾伦很长时间。等他好好地把牙刷伸进因打哈欠而张开的口腔中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边多站了个人。

“利维尔先生?”艾伦惊讶的问。“是我吵醒您了吗?”...

[进巨][艾利]Chase(一)

*哨兵艾伦和向导利维尔的设定

哨兵:感官极为敏感,有着极高战斗力的特异人士,向导:可以高度感受周围情绪,平衡哨兵能力),结合:特定哨兵与特定向导的结合,向导指引哨兵,哨兵保护向导


当年轻的男孩被人推入审判大厅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被面前强大的信息量吓住了。


兵团男人常有的汗味、刚从衣柜中拿出的皮革外套的特殊味道、在看见他进来的一刹那爆发出的人们刻意压低的交谈声、不安的人的脚尖摩擦地面的声音、场地许久未用而引来的灰尘味、生锈的栏杆弥漫出的锈臭味、细节不一却都一致的排斥恐慌的面孔……各种各样的声音气味,各种各样的人们的神情汇成了一股巨大的信息流,急促而狂热的涌进了男孩的大脑里。

前...

[进巨][艾利][已坑]别离(上)

*只有两小时的相遇,老老老到不行的梗

*过去捏造有,这时候的兵长还没有那么强


地下街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像这个青年一样好好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和黑色的靴子,一脸茫然的找着什么的家伙还是第一次见。……不,也不能算是第一次了,利维尔回想,上次也有一个像他一样干净的家伙,有人从那个家伙身上捞走了很多油,当时利维尔还在睡觉所以没能参与。那么这次可不能错过。利维尔舔了舔嘴唇,溜进了人群,顺着人流的方向往青年靠近。

两米,一米……他神色自然地从青年身边走过,走过去时手里却多了一个钱包。还挺重,他想。今天的跑腿可以结束了。


只是当他再次躲入只有他这样瘦小的身体才能轻松挤进的小巷中查看收获时...

[进巨][艾利]本意

*被梦见乡GN《过去时与现在未满》里明明是自己想吃却要说成是给别人的谢礼而买了草莓蛋糕的甜食控兵长萌到肝颤,所以马上撸了一小篇。

*很短,很短。


艾伦是在某天突然发现利维尔喜欢吃甜食的习惯的。


那天早上,他照旧早早起床做两人份的早餐。因为昨晚两个人都是很晚才睡,所以早上特意准备了咖啡而不是热牛奶。

我的要加糖,利维尔的不要……艾伦在心里默念着,过多的睡意让他视线模糊。他们俩的杯子是差不多的,没有什么特殊记号。“我的是左边的那杯,利维尔的是在右边的那杯……”他喃喃自语着,在看到走进餐厅的利维尔时一下清醒了起来,他慌乱的拿了其中一个杯子就走了出去。

“今早还是喝咖啡吧。”艾伦...

[进巨][艾利]晨间

*现代paro,设定是两人交往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两个人都有前世记忆

*遵从本能,不时会做出出人意料的事的年轻人真好啊


艾伦爬起来拉开窗帘的时候,还以为现在还是晚上。

窗外风雨大作,黑压压的云没有放任任何一丝太阳的光亮出来。要不是看了看床头的闹铃,艾伦还真的无法确定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他把窗帘又拉了起来,白色的不透光的窗帘安详的把窗外的所有动静都隔绝了起来。他再抹黑着去开床头的台灯,把它调到一个合适的亮度后,才把光线小心的照到还缩在被子里的利维尔脸上。

“该起床啦,利维尔。”艾伦一手拿着台灯一手把被子撑起,好让他的脸可以凑到利维尔的面前,打量自己恋人难得的迷糊的脸。利维...

[进巨][艾利]白玫瑰

“他可能会成为这几十年来唯一有资格下葬的士兵。”在很久以前和他描述利维尔的功绩时,有人这么夸张的说。

多年后艾伦一脸阴沉的在利维尔葬礼上出现时,首先想到的是去反驳这句话。

不,他的功绩完全不应该只得到这点回报。他绝望地想。

确实,得以被土葬,而不是被火化是过去的人们被视为最光荣珍贵的表勋方式,但是现在人类已经能开始走向更远的地方了,所以这份过去式的荣耀利维尔也许是不会接受的。

而最不能接受的,也许是我。艾伦吸了口气,把胸前口袋里插着的白色玫瑰拿下来。


人类全面反攻的战争刚刚胜利结束,所以这位曾经的人类最强的士兵的葬礼除了利维尔的战友外几乎没有人参加。利维尔下葬的那天阳光明媚,...

[进巨][艾利]1cm

*现代paro,大学生艾伦三十路社会人利维尔的故事


“利维尔先生!”艾伦急急忙忙的停下手中收拾餐具的工作,快速洗手后冲到了正要打开大门的利维尔面前:“别走这么快啊……”大型犬胡乱的把手上的水擦到自己还没换下的睡衣上,可怜兮兮地望着饲主;“今天份的早安吻呢?”

利维尔闻言不爽地皱起了眉头。“麻烦的小鬼。”尽管是这么抱怨着,他还是拉过了面前的艾伦和他接吻起来。

其实一开始交往的时候,利维尔每次都会给提出这样要求的艾伦一记完全不留情的修正拳,但是在年轻人晚上的不断报复后,他最终还是妥协了。而且随着两人关系的神速进展,他们之间的亲吻也由只有0.5秒的仅有唇与唇的碰触变成了现在的能持续好几分钟...

[进巨][艾利]RS(全)

*后有R18,注意背后!


一.

在那样的夜晚,发生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说,利维尔突然被艾伦紧紧抱住这件事。


这事还得从两个多小时前说起。

勇敢的·头脑战为3的·喝了酒之后开始得瑟的艾伦·耶格尔氏在自己十六岁的生日晚会上,向自己的长官兼监护人利威尔兵长告了白。在他把“兵长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出口后,吵吵嚷嚷的人群一下寂静了下来。阿明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惨痛表情,三笠捏爆了手上的杯子,给艾伦灌酒的让把酒瓶摔在了地上,其他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微妙的了然的表情,少部分人则是震惊到嘴巴合不起来。而被告白的当事人利威尔只是可怕地沉默了一会,然...

[进巨][艾利]Hands

*卡了前面写的一篇,突然想到这个梗于是先写起了这篇来

*很短,可能有些小虐,HE


那个青年的手要比他的大上一圈。明明都是比自己小了一半岁数的人,手掌却能轻易的把他的手掌完全包裹在其中。

青年似乎很喜欢握住他的手端详。明明自己的手指并没有他的修长,明明自己的指节因为长期的活动而变得粗大,明明自己的手上有很多青年所没有的难摸的硬硬的茧,那个青年还是喜欢抓着他的手说:“利维尔先生的手真漂亮啊。”

自己的手,比起青年的手,或许唯一有的优势就是比青年白。

青年也许也注意到了这个特点,所以每次十指相扣时,青年都会控制力道,小心的避免在那之上留下痕迹。——当然,这样的体贴一般只有在他们做爱的时...

[进巨][利艾]Now ending

*利艾

*略蠢

*略短

*无视原作剧情有,少女艾伦出没注意


他用手翻开那本封面和内页都皱巴巴的本子,浏览了一下之前的内容。


“阿明给的本子,说是拿来给我记录点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说他和三笠不想错过我的人生。是让的死给他受的打击太大了么。总之还是开始吧。”

……

“准备和调查兵团第二次出墙去地下室。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了,但是对兵长的歉意还是完全没有减少……不如说对他的歉意反倒演变成了更加奇怪的激烈的感情了。只可惜阿明最近一直在和团长讨论出去的问题没能好好问问他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真是可怕啊。”

……

“距离出去还有十天。今天意外的在树脚下发现了已经睡着的兵长。明明是个...

[进巨][利艾]The key

*利艾

*“还不赖”神烦注意。


[First time]


那把钥匙最初被放到他手上时他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打开人类反攻之门的钥匙’?”那把铜制钥匙刚被人从男孩高温的身体上取下,还有着意外的温度和粘度。利威尔有着洁癖,但他在必要的时候并不会过分的表现出来,所以他只是厌恶地询问了埃尔文。


“按照推论来说,是的。”埃尔文放下手中的资料,接过了钥匙。“利威尔,我想我们得马上去囚禁室等他醒来。”金发的男人饶有趣味地打量那把并不怎么精致的钥匙,兴奋的说。


“……听上去我们就像等着睡美人醒来的王子一样。”利威尔开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用来掩饰他妥协的无可奈何。是的,在出...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