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新郎养成(1)

*之前看原文的时候带入看了一下,居然很合适,于是写给过去的自己

*原梗:《龙族:奥丁之湖》第三章:新娘养成学院,二设一堆

北纬35°,地中海,马其他共和国。

这是一个由五座岛屿组成的岛国,分别为马其他、戈佐、科米诺、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目前只有前三座岛上有人居住。

但在那些自驾帆船的游客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菲尔夫拉岛上其实是有人居住的,如果沿着生态保护区的边缘巡弋,能看到一座白色建筑,极少数的幸运儿还能看到建筑里的人露面。

那是在阳光最温和的春夏两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孩们会成群结队地走过木质栈桥,一个个都像是骄傲的天鹅,她们在甲板上磨指甲或者互相抹防晒油,用几天的时间把自己晒成最漂亮的淡棕色。因为无从知道这些女孩的身份,大家就叫她们“鸢尾花女孩”,因为菲尔夫拉在古腓尼基语中就是“金色鸢尾花”的意思,那座岛也可以称作金色鸢尾花岛。

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也跟脚下的大海一样起伏,路明非也不例外,落地窗外阳光正好,青春未被消磨的美就在粗糙的白沙上展览着,即使是在卡塞尔里历遍美人的路明非也还忍不住瞟了几眼。

“我是否可以认为你终于愿意参加日光浴课程了,路先生?”老师的声音把路明非的神思一把抓回了课堂,然后他发现整个教室的人都在看他,拥有完美小麦色肤色的几个美国男孩眼神特别亮。喂喂喂,再晒我就成烤焦的玉米棒子了好吗,路明非心中吐槽,嘴上却只能说“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想法。”

牛津的经济学教授扶了下金丝眼镜,继续讲解起典例来,整整齐齐板书的公式在路明非眼里却比自己的草稿还难读懂,但比这更让他头疼的是课后一定会有的心理辅导课,嬷嬷大概会对他的感情忠诚性再次批斗,并大谈同性伴侣间的问题会造成多少毁灭事件,天知道她这次会不会找出更多例子。               

金色鸢尾花学院在同性伴侣的指导方面确实还不太成熟,但教员们摸索出道路的速度堪比挖掘机,尽管只是第二届学员,路明非已经感受到如滚筒洗衣机般的全方位关怀。

一家深藏不露的基金会和马其他政府合作,在岛上设立了这所学院。女孩们来到这里,在一年内学习贵族化的生活方式,这里毕业的女孩80%以上都和政治商业领域的精英结合。

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精英选择了不同性别的伴侣,学院对此的应对也很直接,于是一群同样家世优秀的男孩们也来到了这个岛上,学习如何为他们的伴侣分担未来压力。女孩们要学习在宴会上刀枪舌尖,为丈夫捍卫家族尊严,他们就得学会在政界领袖和商界精英面前坦然自若,为伴侣争取最大利益。

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查到这间学院的招生通知,也不设考试,想入学只能通过某位校董介绍。凯撒和楚子航谈起加图索家族要把诺诺送来这里,也可以把路明非介绍过去的时候路明非开玩笑说“就算我想去我这身家也不行啊”,但在关怀下属的老大看来这就是小弟的苦诉了,于是加图索继承人一拍大腿,一个响指就把事情办了。

“师兄,我这一走可就是一年了,那地方还不让人发邮件报告的……”

临走前路明非惨兮兮地和楚子航求情,他特地选在楚子航在他背后帮他洗头发的时候进行最后拯救,他本来计划满脸湿漉漉地回头望着楚子航,眼睛再红一点,路明非知道楚子航受不了他特可怜的样子,除了不可描述的时候楚子航都会救他的。

路明非是没想到楚子航专业准确的手法让他头顶堆了一坨泡泡,他那时候看起来比起委屈的小狗更像没草吃的懒羊羊。

楚子航没笑。路明非估计他想笑。

“我还是会给你发邮件,你可以假期的时候看。”楚子航伸手帮他抹开要滴到他眼睛里的泡沫,然后顺手揉了下路明非的太阳穴,眼前人果然松了口气,闭眼享受起细微眩晕,楚子航也放松了些,他不擅长处理分别,离开前逃避妈妈的青年面对恋人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用担心。”他最后补了一句。

“嗯。”路明非只好点头,然后他们又干了个爽。

现在路明非只想抽自己一嘴巴子,不只是为了那个失败的造型,更是为了自己没敢问出口。他当时嫌弃那话太矫情,“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这句话比鱼刺更卡嗓子,但是在深夜里抱膝盖看海时路明非真的很怀念会靠过来的温度。但是他居然连半张照片都没带来,真是半夜里想找点青少年的烦恼都难。

“马瘦毛长蹄子肥,师兄偷师弟不算贼……”他不满地无声嘀咕着,然后意识到自己又没听近这整节课,路明非捂住了脸,明天的测试他可以找回青少年的学业烦恼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