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嗣]Before you cry.

期末考前练练笔。贞渚薰。




今天意外的睡得很舒服。
真嗣把缩到被子里的头伸出了一些,吸了口新鲜空气后继续睡下去。反正今天不用上课,美里小姐也不会来叫他……真嗣飘飘然地想着,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成天困扰他的家伙。
"嗯醒了吗?"开始还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等意识清醒了一丁点后真嗣意识到烂事要发生了。
布料的摩擦声响起,渚薰大概是坐起来了。"既然这样就起来吧,这么懒睡着的你虽然没见过,但是看上去比你戴着耳机呆坐的时候……"
渚薰突然说不出话了。真嗣如释负重地在心里舒了口气,大清早扰眠的人向来不讨人喜欢——
"比那个时候看起来可爱多了。"渚薰几乎是用哼着的语调说了出来。真嗣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幸好渚薰不是躺在他身边,不然他就会比现在笑的还要恶心。
这家伙的情商以一种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诡异速度增长,以至于真嗣也不得不为他高兴。当然,这样的前提是,渚薰不会把攻略放到他身上。
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但是真嗣还是动心了。
要是……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更坦率地说出来了。
"你还是起来吧?"渚薰叹了口气,"你至今没回答你对我的感受到底是怎样的啊,拖到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还是不可以告诉我吗?"
谁要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啊。真嗣觉得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冒起。
让真嗣生气了这件事,继续唠叨下去的渚薰大概真没发现:"是讨厌多一点吧。"他的声音比任何枪剑都尖锐,陈述的语言却平淡地像很久以前真嗣见过的溪涧水。
接下来渚薰要说出的话一定是和凌波她们有关的事——
真嗣握住了拳头,准备着下一秒那家伙说出那句话就打出去。
"可是我很喜欢你。"
"非常喜欢……不是第一适格者的意志,是我的意志。"
"李林里最有趣的能让我一直看下去的家伙有你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对你的感觉是最把握不住的,就算是喜欢你也没办法接近你,烦恼的家伙是我来扮演的,你早就明白了我的所有了。"
"告诉我吧,即使是我不想承认的也好。"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来啊,告诉我你的答案。"
"我喜欢你……"
"你……"真嗣终于发出了声音,"都说过我没说过讨厌啊……!"
"我喜欢你。"
真嗣猛的坐起来,闭着眼睛就把拳头挥了出去。
"为了这种谁都能看出来的答案一直一直任性着,谁要对你说喜欢啊!"
耳朵里充斥的过去的气息渐渐被新鲜的混合散去,因为动作太大而掉落的耳机对着空气独唱欢乐女神圣洁美丽,什么都没打到的拳头被真嗣收回,苍白的手指松开又蜷起,最后被用来捂住液体不断溢出的双眼。
"你明明……都不在了啊。"
他眨眨眼,还未适应黑暗的双眼似乎真能看到已经不存在于此处的渚薰安静等待答案的微笑的脸。
然后真嗣哭的更厉害了,怎样都不能将那几个音节吐出,怎么都不能回答消失在眼前的渚薰。

评论
热度 ( 15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