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邪]止步不前

原作:盗墓笔记+沙海

配对:沙海邪/盗笔邪,斜线前后有意义

警告:真·邪教,自攻自受,神特么PWP

备注:快到两周年纪念了,懂的朋友都懂我在说什么。



俗话说得好,人人都有第一次。可是没吃过猪肉也不一定能见过猪跑,这么想着我保持高度的警惕看着床边的疯子,秋天里的燥热从藏在被子里的身体部分一直烧到脸上。


几分钟前疯子突然冲进房间里把我叫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根总裁神经重新投入使用了,塞给我个Zippo的打火机就叫我帮他点火,我刚睡醒根本不想理他,但是出于平日里被揍惨的回忆身体条件反射就做好了掀盖放火的动作。


疯子诧异于我的熟练程度,问我是不是自己有在他不在的时候练习抽过,我还半睡不醒的,非常老实就回答了是,然后他就一直坐在床边默默抽烟到我完全清醒。


睡糊了的时候我只在疑惑那么安静的疯子是不是这次暗算别人的事又办成了,清醒后我发现了一个新的危机:“你该不会是在等着说‘你这是在玩火’?”我清清嗓子,左手迅速摸向空调遥控器,要是他敢这么承认我必需做好防灾准备,开玩笑,我们俩默认开启恋爱模式这么久了连管子都没互撸过,谁知道他总裁神经接上后会不会直接就把我给……咳咳。


疯子扫了我一眼,把烟掐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一声不吭地就凑过来咬了我的喉结,用牙齿慢慢磨着然后说:“住嘴。”


我想我是要跨等级打怪了。


器||大||活||好的男朋友可遇不可求,而我觉得疯子肯定不会是那个类型的,所以我决定要逆转局面。我趁他向下啃的时候赶紧抓住他的肩膀把我们的位置上下对调了,这下轮到疯子倒在棉被里任人宰割了。疯子倒也不反抗,反是用手撩开了新长出来的刘海和我说:“你能行?”


我闻言恶狠狠地回咬了口他的喉结。


疯子到底是在雪山沙漠那些气候极端的地方混了太久,这几个月来在杭州他也没闲着,整天要出去干些灰色小动作,皮肤自然不会好到哪去,我这口下去只能尝到细小的裂纹,混合着点点咸味让我很快就丧失了舔弄的念头。然后我开始扯他的衬衫,不管什么类型的爱情动作片,先扒了衣服总是有用的。我这么想着可没精力留意疯子看我的眼神。


他的肌肉比我结实得多,摸上去手感不是一般的好,我色||胆完全被他呼吸的时候上下沉浮的肌肉轮廓激起来了,连他居然放心让我去摸的怪异感都没有察觉到。可我到底不是实打实的弯了的,同性身体多看几眼也没了兴趣,更何况那不过是我将来的身体。用手掌仔细摩挲了几下我就不想动了。


按照一般的步骤我该开五档功率去动疯子的敏||感部位才对。不过他胸前的暗色两点我怎么也下不去手,只好咬牙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这家伙果然是早有打算,连腰带都解开了,我摸进去就能碰到不能描写的部位,但是出乎意料,那里还是半||硬都不到。


任何一个青春期少年的烦恼都起源于这样一句话:“那天早上我醒来,发现自己的裤裆不太对劲……”


我当然不是例外,但是在青春期结束后,我偶尔也会再次把这句话说出来。比如现在。


就算胆量再大我也没脸往那里多看几眼,我只是下意识多抓了下,就像触电一样把两手都收了回来。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在疯子身上后,空调的嗡嗡声就显得十分突兀,沉闷的声音撞得我前额生痛,但是除了这之外,还有个没留意到的事情让我头疼不已:听了很长的一段喘息后,我才听出来那是我自己的。


“算了,吴邪。”我对他说,“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的话,我在下面也可以。”


我看到大邪的眼睛总算亮了下。他不愿意的时候要么就是直接拒绝,要么就是默默忍受着然后在背后搞死你,关于你可以这个问问我们(好吧基本没有我)最近干掉的家伙,他们会给你最生动的案例描述。


在我们两个吴邪之间他当然是强势的那个,上下问题事关男性尊严,谁都不会想去做承受的那一方。但是总得要有个人让步。


当然我也不会就这么甘愿的当要痛死的那个,我还有个预备计划。


“好啊。”大邪眯起双眼,非常愉快地笑道。然后我的一条大腿就被他两条腿狠狠夹住了,动都动不了。不妙,看来这龟儿子还记得那些经典小段子——“体位这种东西不能代替攻受。”我猛地抬起眼,从他那张笑脸上读出来的就是这句话。


我那话儿都硬梆梆地贴着人家大腿根想蹭个死去活来了,这时候想退缩是不可能的了,我一咬牙,把自己的裤子拉到膝盖,两鸟儿头对头,好不亲密,这下连疯子都涨红了脸,我按照教程伸手过去,他居然真的就顺从地舔湿了我手指,用舌头把它们卷到更里面去,牙齿贴着指根慢慢磨蹭。


这种事只有自己试了才知道为什么典范里那些肌肉满身的爷们都能突然一软,当然了被咬手指的一般是攻,当然了实力不稳的我也看了攻咬手指的过过瘾,当时想着大邪这么咬我我都抖了,更别提现在被幻想的当事人就在干这码事让我有多激动了,激动归激动,我想起来有哪里不对。
“我们俩看的不会是一个网站吧?”


他瞄了我一眼,吐出舌头来边吻我指甲边说:“是又怎样,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