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艾伦少年关于利威尔的无尽白日梦幻想~好想操哭你~

娱乐向(认真)

Ragnarok: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 BY遗忘世纪

 

电梯轰隆隆地运转着,直通顶楼的这台电梯是AL集团总裁艾伦•耶格尔的办公室。占据了几乎一个顶楼的办公室里,一名男子正站在巨大的玻璃落地窗面前。

阳光穿透云层分散成稀稀拉拉的光线,透过巨大落地玻璃窗的折射照亮了室内。也令逆光而立的男子的面部表情模糊得变成了黑暗。

晶莹剔透的玻璃高脚杯和杯里不断晃动的红酒在光线的折射反射中变得更加迷人,就像那个人情动时绯红的脸颊一样呢。年轻的总裁嘴角不由得溢出一抹微笑。说起来,今天也是个适合约会的日子呢。

叩叩。

秘书“小姐”来上班了。

“请进。”今天的利威尔是什么样子呢?是穿着白色半透明的衬衫和小步裙,还是“工作制服”呢?开玩笑啦,上班怎么不需要穿“工作制服”呢?

门被重重地推开,来人似乎带着一股恼羞成怒的情绪,在走进办公室之后用脚把门狠狠地踹了回去。边走边甩掉足足十公分说不定还有多的高跟鞋,然后快步走到站在窗边的男人面前。

“利威尔只是要主动投怀送抱吗?”戏谑的笑容,金绿色的眼眸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幅度。

“一大早就纵欲过度会折寿的呢,艾伦•耶格尔总裁大人。”言语上虽然丝毫不留情的还击,脸上却早已因为羞耻而涨得通红。

艾伦一把揽住利威尔的腰身,沿着脊椎骨和人鱼线一路向上摸了过去。今天的皮带也依然勒得恰到好处呢。“难道不是利威尔先诱惑我的吗?既然都到这种地步了就不可能停下来了吧。你不是也很渴求吗?”

怀中的人开始大幅度地扭动,似乎想挣脱眼前男人的束缚,但是身上紧勒的皮带却让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成了挑逗着身上敏感带的主动索求。混蛋!这烦死人的皮带!迟早有一天老子会削了你连骨头都不剩!这样想着的利威尔却因为身上敏感带被皮带粗糙的表面磨过而颤抖不已,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

艾伦紧紧束缚着利威尔,不让他能有一丝逃脱的机会。你只能在我身下呻吟,发出女人一般的叫喊,那样被情欲染得妩媚到极点的表情只有我能看见不是么?我亲爱的利威尔。

 

  • BYShiki.Yuki

 

艾伦心中如是想着伸出红润的舌邪魅地舔过唇沿。利威尔因为自己上司的这一性感举动而在一瞬间意乱情迷,他将双臂主动攀附上艾伦的脖颈,心想今天就便宜这个小色鬼一次。

“嗯?怎么了利威尔?昨天晚上都做了那么多回了还这么着急吗?”

艾伦嘴上说着拖延的话,手上却进一步动作了起来。他用右手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利威尔勒在胸侧的皮带,指尖不怀好意地挑弄着其上粉嫩的挺立。被逗弄着胸前的人因快感而一个挺腰颤抖了起来。

“啊…啊,艾伦……另一边,也……”

软了腰的利威尔趴在艾伦的胸口,灰蓝的眼眸带着情欲晕染的水光,仰着头楚楚可怜地向他乞求着。两颊的绯红直引人犯罪。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我的宝贝秘书。”

艾伦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低下头来一口含住了另一边孤零零没得到照顾的粉粒,舌尖灵活地画着圈带起一片淫靡的水声,不时恶意地用齿间叼上一口。一阵酥麻顿时窜过全身,利威尔肆意地任满足的叹息从他泛着水光的唇间泄出。

“嗯啊!嗯……还要,更多……”

艾伦感觉到有手插进了自己的发间,随后埋首于胸前的头便被利威尔轻柔地捧了起来。一刹那四目相对。那望着自己的灰蓝色的眸子里尽是对自己的渴求,微皱的眉间似乎在诉说着没能尽兴的不满。

艾伦站起身松开了自己脖领上Valentino的领带。

“好啊,就让我来满足你。”

说完,利威尔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便被艾伦环腰抱了起来。他本是做好了被撂倒在那偌大办公桌上然后被从正面进入狠狠抽插的准备,但却没想到那人却把他按到了能把外界一览无余的落地窗上。

同理,外界也能把这间办公室一览无余。

利威尔本已烧起的欲火一下子褪去大半。

“喂,你这是开什么玩笑?”

“放心吧,利威尔,这里可是一百层大厦的最顶端。不会有人看到的。”

我管你有没有人看得到!老子可不陪你玩这种羞耻play!这么想着的利威尔开始剧烈地扭动起身体以示拒绝。但在身后的人看来,这副光景确是再确实不过的诱惑。艾伦单手抓住利威尔纤细的双手手腕狠狠地按到了玻璃上。

“先说还要更多的人是谁啊?”

温热的吐息搔过耳边的敏感带,利威尔不禁缩了缩脖子。他转过因恼怒而通红的脸瞪视着出口不逊的年轻上司。他刚想开口骂人,却被后庭突如其来的刺激而把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啊!哈……”

艾伦用牙咬住遥控器,空出来的手撩起了身下人雪白的短裙裙摆。果然,在那紧致诱人的一圈粉红中正含着昨晚由他亲手埋入的跳蛋。现在,那小小的玩具正快速地震颤着。

艾伦又一次舔了舔嘴角。

“真听话,不愧是我的利威尔。”

 

  • BY无望地

 

“昨晚上没能留下来陪你所以给了你这个小玩具,没想到利威尔还真的就一直留在这里了。”利威尔前面是万丈高空,身后是自己上司用胸膛筑起的封闭堡垒。艾伦调笑的话语一阵阵刺激着他的耳鼓,让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高速震动的跳蛋很快就被艾伦扯出,坚硬得可怕的前端换了上来。“利威尔的里面……除了我居然还让这个东西进来了啊?”越来越低沉的声音昭示着身后人逐渐加深的愤怒。“我只是开玩笑一样把这个东西丢给了寂寞的利威尔,没想到利威尔就真的照做了哦?”

 

“呜……”利威尔已经控制不了的哭了出来,口中的娇喘和高温的眼泪让面前的透明玻璃迅速蒙白。“艾伦……不……我只是……”我只是想听从你的命令。

 

剩下的话没能说出口,因为艾伦怜惜地舔吻上了他小巧的耳垂,让利威尔无法抵抗的温柔的话语顺着热气袭来。“不过这样的利威尔很乖,我也是很喜欢的。”

 

利威尔觉得自己就快要射了。他一直受不了艾伦这样低沉的声音,羞耻的字眼被带有磁性的音线画在了脑海里,让他不堪一握的腰肢不住地颤抖。

 

艾伦被利威尔不停模仿交合一样上下扭动的小臀刺激得深吸了口气,终于把分身顶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粗大的铁棍终于开始惩罚这个让艾伦想温柔对待又想摧残的娇小的人。再进去后艾伦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律动,把专属他的甜蜜小穴搅得不停抽搐一样地收缩。这样的后穴太柔软、太紧了,而且明明才抚摸了两下,就湿成这样——“利威尔……我原谅你了。”艾伦被下身传来的快感迷惑,也忍不住喘气了起来。已经无法吐出完整的话的利威尔只能放肆地喘息,任由自己年下的上司一再侵犯他最柔软的地方,毫无还手之力。

 

艾伦猛地把利威尔完全软下的身体抱起,加大了撞击的力度。他觉得自己快要顶穿利威尔的内脏了,可是那让他感觉很舒服。“那我把所有的精液都灌到听话的秘书先生体内作为表示吧?嗯?已经神志不清的利威尔还是能听到我在说什么吧?”

 

“唔嗯……哈……”利威尔的头颅高高昂起,纤细的脖颈似乎都要断掉了。“射……进来啊……艾伦……嗯——!”摩擦许久的怪物终于在他体内发出了咆哮,把每一滴滚烫的白浊都送进了他完全打开的后孔里。

 

  • BY水酡颜

 

粘稠湿热的触感在利威尔体内深处爆炸开来,让他不禁喘息着尖叫起来。“啊……艾伦……”这样顺从乖巧的娇声让艾伦相当满意,他用力地顶入深处。尽情地完成内射后,他露出冷冷的笑意,“还可以再大声一点。”总裁用力地掰过利威尔的身体,下体仍停留在娇小的后穴,这样刺激的翻转让利威尔露出痴迷的表情。

 

利威尔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无法自拔,体内的粗长又肿胀起来,撑开内壁叫嚣着欲望。“我说了,再大声一点。”艾伦重重地搂起利威尔的细腰,开始了有力的抽动。利威尔体内的敏感被性器顶端不断戳刺,他无力地垂下身体,但艾伦的手臂紧紧地箍住了他,火热的抽插还在不断进行。无处可逃的可怕快感让利威尔绝望又享受地发出叫声,“啊……哈啊……”身上逞欲的男人毫不放松,腰部持续地挺动。利威尔被干得浑身瘫软,“嗯……啊……”呻吟不断。

 

 

…………

 

 

 

“白色半透明的衬衫和小步裙”其实不错,“甜蜜小穴不停抽搐一样地收缩”大概也是事实。

 

艾伦盯着这个粉红色的网页看了好久,他仔仔细细地上下扫视之后,露出一个好笑又微妙的表情。这些姑娘们脑子里的东西倒不错?如果真能让利威尔叫成这样,还用情趣,那真是相当可观的享受啊。

 

他“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伸开长腿站了起来。

 

艾伦•耶格尔,当红模特,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代言人之一,身价如天价。就是刚刚小说里操干秘书的总裁。

 

总裁很不错啊,不用出卖色相,秃着顶每天喝酒就能赚钱了,多方便的职业。艾伦职业病般勾着嘴角笑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迈步走向浴室。

 

小说里另一个人现在也在这里,利威尔。一线演员,行事低调却风格独特,在演艺圈这么多年来积累了相当高的人气。网上的女孩子们喜欢这样解释:艾伦•耶格尔和利威尔从属同门,虽然领域不同却相识多年。

 

艾伦带着笑意摇摇头,睡都睡了那么多次,相识不相识这样的词还有什么意义。利威尔还在洗澡吗?这个洁癖严重的男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浴室的门。

 

里面热气缭绕却没有水声,利威尔全裸着身体坐在浴缸里,盯着闯入的情人挑起了眉,“滚出去。”艾伦啧啧两声,“真想给你看刚刚在小说里你是怎么叫的。”

 

“又看那种无聊的东西。”利威尔斜了一眼,相当不屑。“嗯,我只是好奇她们怎么会想到我们两个?……”艾伦坐在浴缸边沿,眼神从利威尔的脖颈一直滑到腿间毫无欲望的性器。“什么地方漏了馅呢,因为你上次住院我去看望?还是那次公司聚会的时候,你喝醉了,过来搂我的腰?”

 

利威尔见惯不怪地白了他一眼,“一个死基佬就别去猜人家小姑娘的心思了。无聊。”低低地甩过一句反驳。

 

艾伦眯了眯眼睛,“死基佬吗?我怎么记得两年前我还不是死基佬?”他俯身下去情色地咬住了利威尔的唇,把一丝不挂的情人压在光滑的瓷砖上一阵深吻。利威尔挣扎的动作被完美地压制了,他被吻得渐渐有了热情,索性搂住艾伦的脖子把他拖进了浴缸里。

 

猝不及防的模特跌进了水里,鞋子掉落一旁。他松开了固在利威尔脑后的手,扯开一个笑容,“你那么急吗?”剥下自己贴身的衣服,重重地欺身上去。浴缸里的水哗啦溅开。

 

  • BYS·T·K

 

结果刚贴上去没有三秒钟,门铃就以一种噪音的方式响了起来。

努力想无视的艾伦最后还是被无法忍受噪音的利威尔一脚踢开去开门。

门外是他们的上级,埃尔文。浑身湿漉漉的艾伦一看就知道刚刚在干什么,埃尔文挑了挑眉,“哦艾伦,你这是怎么了?”

艾伦没好气的答道,“这是一个准备跟我的搭档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结果被不知趣的上级领导打扰的悲伤故事。”

没想到会直接被定义为“不知趣的上级领导”,埃尔文支吾了半天,“啊……唔唔唔……好吧,利威尔呢?有新的任务要交给你们。”

没错,身为模特的艾伦跟身为演员的利威尔如果说要有一个相识的契机,那就是他们同为“调查兵团”的一员。

“调查兵团”是首屈一指的地下组织,除了贩毒跟贩卖人口之外,什么都干。而狙击手利威尔更是被誉为人类最强,不过,没人知道人类最强还是个演员。

“什么任务?我只有一周的休假然后就要去拍《巨人周刊》的封面了,假如又逃班的话阿尔敏会把我——咔嚓掉的。”艾伦顿了顿,“利威尔的经纪人佩特拉小姐好像也说过他下周新片要开机?”

“目标此刻在拉斯维加斯,女性,”埃尔文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有着目标的照片,“名叫韩吉的狂热科学家。因为研究出了某些人不想看到的成果,所以……你们保护她一周内不被干掉就行了。”

“武器配备还是那几样,别的我不多说了,一周后见。”

埃尔文干脆的转身走掉了,艾伦捏着那张纸片却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轮到杀手去当保镖了……”

身后传来利威尔的声音,“怎么了。”

 

  • BYRagnarok

 

“你是脑子有病吧艾伦,”利威尔站在自己身后,而且他居然已经用人类最强的神速换上了一套干净整齐的衣服,“那个七三秃子喜欢玩各种奇奇怪怪的COSPLAY你还真愿意跟他玩啊?上一次还是○仇者●盟的捏他呢,他还死活要当△国队长,这一次居然连个背景设定都没给就要开始玩吗——”

 

“是吗……”艾伦深深低下了头,棕色的发丝垂下挡住了他的表情。

 

利威尔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折腾也懒得再去理会不正常的艾伦,径直坐在酒店的贵妃椅上拿起遥控器看起了电视。当利威尔百无聊赖地把所有频道看完了三遍后突然想起了被自己放置PLAY已久的艾伦,刚打算起身好心呼唤他,却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死死按压在了弹性十足的坐垫上。

 

“妈的,你搞什么!?”利威尔有些气急败坏。他并不喜欢艾伦这样想一出是一出的冲动做派——特别是在欲火燃得正旺的艾伦刚刚被迫萎下去之后——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吗,利威尔先生……”艾伦黑着脸,令人看不清他真正的神色,但从他低沉的嗓音就能听出来他现在正怒火中烧,“……您对埃尔温先生还真是了解呢?除了○仇者●盟,你们不会还玩过其他的COSPLAY吧?”

 

“你、你开什么玩笑……啊~”虽然想立刻反驳艾伦扭曲的言论,但对方已先自己一步强行脱掉了自己刚刚才换好的衣服,利威尔感到自己胸前熟悉的触感——那来自于艾伦总能取悦他的舌尖,粉红的乳头在艾伦尽力的舔弄下已经充血挺立,更显可爱。

 

“那您怎么会对埃尔温先生的喜好了解得这么透彻呢?”艾伦金色的双眼里透出不加掩饰的兽性,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而是抓住了利威尔还没有反应的分身,充满爱意地套弄起来,“这可不行啊……”

 

“才、才没有……嗯~”利威尔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波波直涌心头的快感所打断。艾伦总是能轻易地把他挑逗起来。利威尔现在双颊潮红,小嘴微张,但他知道现在不论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子,都不能阻止艾伦对他粗暴的淫行了。

 

“真不乖……”艾伦的眼中分明闪过了一丝暴虐。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停地撸动那根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性器,“利威尔先生明明只能看着我一个人……”

 

该死的黑化小鬼……利威尔在到达高潮的时候这样脱力地想着,在艾伦把两根手指一并探入自己的后穴时也丝毫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 BYLitost

 

艾伦咬上利威尔的肩膀,一只手在他的腰上轻轻地揉弄。刚刚从极乐中回过神来的利威尔哪里受得了这种不痛不痒的动作,扭着腰想要艾伦给他更多,“你怎么…别…”
“…呵…利威尔…”艾伦才想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去——
“啪。”一本字典击打到艾伦的后脑上。
醒了,彻底醒了。现在的艾伦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在课堂的睡梦中无耻地叫着某个人的名字,被大家以“妈呀这个禽兽”的目光审视着自己某个直直站立着的部位。
而用字典袭击他的,正是那个在梦里狠狠对待的利威尔——他的班主任。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艾伦·耶格尔。”艾伦简直听得见利威尔上下牙磨在一起的声音,吓得全身一抖,他精神的小兄弟也迅速疲软下来。
艾伦感觉身边人的目光都是利刃,嗖嗖地向这个不知廉耻地喜欢着老师的自己投来。不过,他最惧怕的并不是他人的鄙夷,他最惧怕的是来自利威尔老师的憎恶。刚刚…刚刚他的凶狠目光,让艾伦几乎想要掘出一个洞自我抹杀。

办公室里。
“喂,艾伦·耶格尔。”利威尔的声音像锥子一样一下下戳着艾伦脆弱的心脏,“你…刚刚是做了关于我的春梦吧。”
“是…是的!对不起!”艾伦已经在思考怎么样死得才会不那么惨烈。
“嘁。恶心死了。”
“对…对不起!”艾伦仿佛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气,“我喜欢老师!我喜欢老师很久了…也经常有做那样的梦…梦里面的老师很可爱…对不起!”
“喔?那么——”
“我是想跟利威尔老师在一起的!”艾伦喊出这句话时已经打定死无全尸。
“…好。”
至于为什么,按利威尔的解释是——看见他在那里做奇怪的梦时叫着自己的名字,莫名有些开心。

 

  • BYobject petit a

 

交往不交往啊…

這場遊戲,規則還是得由自己訂。

想了想,利威爾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個微微上揚的角度,細長的眼睛睨視著艾倫,表情看起來似笑非笑,他的手指拎起了艾倫的學生領帶,似乎是玩了起來。

這…這是?

突然發現自己的鼠蹊部上似乎有個壓力,艾倫不禁往下一看,他的雙眼瞪大了。

利威爾竟然隔著他那廉價的學生卡其褲,用著他那閃閃發亮的黑皮鞋尖輕輕踩著自己的鳥。

「小處男,你春夢的情節是什麼呢?」利威爾用著嘲笑的語氣說著:「不會就只有很無聊地把我的雙腿分開,然後把你的陰莖捅進我的肛門這樣幹吧?」

因為其實不痛,但是,就是隔著布料,逗弄的姿態,讓人發瘋啊!

利威爾舔了舔他的嘴,那段粉紅色的舌頭滑過了他的薄唇,留下了帶著情色氣味的濕潤:「誠實點,跟我說說你的春夢,也許...因為我今天心情好,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如果你好好地求我...」

「利威爾老師...」少年咬著牙,很難阻止血液一直往下身衝去。

而利威爾一直踩著他的鳥,馬上就能察覺到艾倫的變化。

...

「哎呀呀,都硬了。」利威爾眯起了眼睛:「還是不說嗎?」

感覺利威爾的腳沉了一下,艾倫立刻打了一個哆嗦:「我上了...我上了老師。」

「怎麼上法?」利威爾的聲音似乎低沉了起來:「說清楚。」

「…我撲住了老師…然後…然後…把老師壓在沙發上...」

「然後?」

「然後,我…我剝了老師的衣服...把我的手…手指頭...伸進去給老師擴張...」

「說清楚,把手指頭伸進哪裡?」

「老…老師的…後穴...」

聽到了艾倫的用詞,利威爾不以為然地輕哼了一聲,腳下又一沈:「然後呢?」

艾倫已經硬到快要爆炸了,哪忍得住利威爾像是踩油門一下一下這樣玩弄,他忍不住尖叫:「然後,我就醒了!」

 

聞言,利威爾頓了頓,然後終於大發慈悲地把凌虐艾倫的腳抬離:「嘖!原來是未完成的夢啊?」

艾倫低下頭喘著氣,天啊!他快要受不了了。

 

反身坐上了辦公桌,利威爾突然開始解開了他的襯衫鈕扣,臉上依舊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誒,小處男。」

抬起頭,看到眼前的狀況,艾倫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利威爾一手撫摸著自己的胸膛,另一手正在解自己的皮帶,仰著頭的姿態像是一個驕傲的女王:「你想要美夢成真嗎?」

 

都這樣說了,還不上就不是男人了!

畢竟,主動玩火的,可不是我。艾倫咬著牙,抓起了利威爾不安分的腳,一把辦公桌上的文件跟文具全給掃到地上去,

 

「笨蛋小鬼,我成績還沒改完啊!」被釘死在自己辦公桌上,利威爾仍不改臉色,出聲抱怨。

「這您自找的!」艾倫三兩下地把已經解開一半的皮帶拉開,扯下了利威爾的褲子。

 

艾倫一邊想,沒有能夠潤滑的東西,只好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裡沾口水,並且拉下自己的褲子的拉鍊,自己已經完全勃起的陰莖立刻跳了出來。

利威爾只是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竟然乖順地一動也不動。

「喜歡你看到的嗎?」扶著自己的陰莖,艾倫忍不住想去逗弄他。

「哼,還可以。」利威爾輕蔑地哼了一聲後,就別過頭。

 

這是小事,艾倫把利威爾翻了過去,然後把手指探進去那後穴,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已經溼熱滑嫩的洞穴...艾倫呼吸一滯:「利威爾...」

沒想到老師已經......

利威爾此時轉過頭瞪了他一眼:「欸,小鬼你笑得像白痴一樣。」

「他媽的閉嘴。」回過神馬上回嘴反應,艾倫深吸了一口氣:「我要進去了。」

 

把自己的分身直接插入了那溫暖緊致的所在,艾倫立刻舒服地喘了口氣。

下一瞬間,艾倫就意識到利威爾的全身像是拉緊的弓,繃得死緊。

艾倫往利威爾臉上一摸,立刻發現對方是牙齒咬得死緊,艾倫的胸口不知道為什麼立刻也緊了一下...不行,不能只顧著自己哪...

 

 

艾倫刻意放輕了動作,讓他的性器在利威爾的甬道內細細地來回研磨著。

耐心地去找尋著,讓兩人一起得到快感的地方。

終於,在一次的挺入中,艾倫正確擊中了目標。

像是有電流竄過一樣,利威爾已經汗溼的身體瞬間像是花一般地綻放,一直緊咬的牙關也溢出了一聲呻吟。

 

像是得到信號般,艾倫開始一邊喘息一邊加大動作對那個點來回用力頂,一邊呼喚著他的名字:「利威爾…利威爾…利威爾....」

「小鬼,吵死了!」利威爾抱怨的聲音已經有點沙啞,但是,一這樣抱怨馬上就引來無法將自己一直憋著的聲音關在喉嚨內的後果:「呀...啊啊...嗯…」

 

艾倫邊聽著那如天籟般的聲音從利威爾口中傾洩,一邊在內心想著教務長的髮際線,免得自己受不了太多刺激提早結束。

可是,除了呻吟聲,他還想聽...

「利威爾...利威爾…」

「啊...嗯...啊啊…」利威爾全身已經癱倒在他的身下,任他蹂躪。

「叫...叫...叫我的名字...利威爾…...」艾倫抓著利威爾的肩膀,一邊更用力地衝刺著。

「嗯…」利威爾的聲音突然拔高了,像是哭了一樣:「啊!艾倫...艾倫…」

這聲線太誘惑了,真的是…

艾倫不由得出聲引導,一邊把自己的性器用力頂進去:「利威爾...我...我們一起…」

「啊!」利威爾拉高了脖子,整個背脊線都延展開來,包裹著艾倫性器的後穴也不自主地緊縮。

見狀,艾倫立刻咬住了利威爾的脖子,留了一個深深的牙印,並將精液射進利威爾又濕又軟的體內裡。

 

從利威爾的身體裡退出後,艾倫立刻不管對方立刻露出抱怨汗味的厭惡表情,摟住了利威爾的身體,他忍不住靠近去咬著利威爾的耳朵:「我的表現分數多少?利威爾老師...」

「嗯哼...」情事過後,利威爾的聲音已經像是砂紙一樣粗糙:「勉強及格。」

 

「是嗎?」發現利威爾的耳朵紅了起來,艾倫的心情忍不住飛揚了起來:「利威爾不只回應我了,好像在做夢一樣,我好開心。」

「小鬼不愧是小鬼。」

「可是你愛我不是嗎?」

仿佛對他的耍賴感到沒有辦法一般,利威爾輕輕地搖搖頭,然後閉上了眼。

 

見狀,艾倫笑了起來。

 

許久...

就當艾倫覺得快要睡著的時候,利威爾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輕聲地呢喃著:「…欸,可是,你的確是在做夢啊!小鬼!」

聽到話,艾倫腦海瞬間變成一片空白:「咦?」

 

 

疾風從耳邊呼嘯而過,艾倫突然驚醒。

 

「艾倫!」

誰叫了他?

艾倫的視野裡閃過一雙鐵灰色的眼眸,瞪得好大,那人朝他伸出的手像是要抓住他…

可是,已經太遲了,勾不到。

 

艾倫就直直掉了下去。

 

END?

 

 

 

 

这确实是同一个故事。

评论 ( 3 )
热度 ( 107 )
  1. 无望地Ragnarok 转载了此文字
    娱乐向(认真)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