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已坑]Breathe again

与谁同归太太点的艾伦成年后抛弃兵长的文。希望能写出姑娘想要的虐的感觉。

啊……我真的有发誓过不写BE的啊。会补一个HE吧。

利威尔第一人称。





1.

今天早上,又是被冷醒的。

其实在夏季多雨的季节,发生这样的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这样的事情让我不得不认识到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而且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伸手摸了摸身旁的床单,是冷的。既然是这样的话,昨晚艾伦也没有回来吧。

我从床上起来,双眼还是睁的不太开。出房门的时候我把头转向了左边,果然在那其中看到了一个憔悴的顶着黑眼圈的黑发男人。他的皮肤已经一天比一天苍白,记得上次看到他的时候,他似乎试着笑了一下,结果看到了小小的皱纹,于是他决定再也不笑了。

可怜的老男人。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怜悯的笑容,向门外走去。镜中的男人也和我露出了一样的表情,和我同向移动的身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单薄。

可是似乎还有人在爱着这样的男人。决定不笑的男人在照镜子的时候似乎总会有个比他高的青年弯腰下来安慰他[今天的利威尔也还是童颜呢。]

也笑起来的青年看起来比男人不知道阳光温暖了多少倍,那样的笑容,我也忍不住喜欢起来。只不过现在能看到那笑容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

我熟练地在闭上眼睛的情况下摸到了柜子第三层的药剂瓶。那是韩吉专门给我准备的药物。我从那里面拿出一小颗,尽力忍受着那苦涩的味道吞了下去。

我并不想为此叹气,但还是觉得这样自然的变化是如此的残酷。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是能够自由操纵立体机动装置与已经被消灭的巨人战斗的“人类最强士兵”——而现在,我只是个在战争中为了保护战斗主力得了许多遗留症的病人了。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情绪的不断波动而加速衰老,我从未想过我也会有每天早上吞食药物的一天。

其实想过的,我步伐不稳地走向餐桌准备开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我其实有想过的,在刚接受了艾伦的告白的那一天,我有想过的。

拉开椅子坐下来,边界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了起来。没有,餐桌上什么都没有。

[喂,艾伦,今天的早餐呢?]我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问道。在大脑完全清醒后仍是没有人回答。我放下搓揉的发热的手指,用指节敲击了几下桌面,才不满的啧了一声。

艾伦他,还是没有回来啊。



2.

更正一下上面的话,巨人并没有完全被消灭,世界上还存活着最后一个巨人……至少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艾伦,耶格尔。

当初和他开始交往的时候,我听到过旁人又恐惧又带有可怜口气的谈话:“利威尔是为了更好的控制这家伙才会和他交往吧?”

我当时没有说话,只是拉了拉身旁艾伦的领子走开了。我知道他一定也有听到了,可是我觉得那不值得我分散精力去在意。

多年后,一天都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的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开始对其他人的评论在意了起来。


[啊,是利威尔。]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7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