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海的兵长(上)

*童话paro。请慎重阅读。

*CP指明艾利。

*OOC难以避免





这是一个发生的年代并不久远的故事。


海水是岩浆,沙滩是冰原。从来没有人说得清最后到底是谁吞没了谁。夕阳为它们镀上黄金、古铜、晶紫,然后是墨黑。

为了庆祝王国里唯一的小王子的生日,船队在这个时候出航了。沉厚的海浪在船只离开后继而扑向岸边,掩盖住了它们出行的路线。

船只上的明亮的灯光在无边的黑暗中也只能照亮一部分东西,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从船底冒出的两个影子。


“我说,利威尔,这次幸运呆了。”韩吉万分激动,她在从海底出来之前往眼镜上喷了点特制药剂,保证了她对这艘主船的视奸行动顺利进行。“我们的运气可比埃尔温好多了!他上一次出来的时候只能看到一只运送假发的船,我们却能看到庆祝的船队!”

“吵死了,韩吉。”虽然是这么说的,利威尔还是跟在她后面绕着主船绕了一圈:“他们到底在庆祝什么?居然敢在这种天气出来晃。”

“唔……利威尔,看!”利威尔顺着韩吉指的方向看去,啊,是一个和人扯来扯去的家伙。那家伙还戴着皇冠,穿着的衣服华丽的让人不忍直视。“王子?”利威尔咂了咂嘴,“居然还在和别人打架……”

的确,那个应该是王子的少年正和一个马脸打架,两个人都被对方整的狼狈不堪,但是船上的人对他们的行径只是表示围观,每个人都只是站在一旁担忧的看着他们,没有上劝阻。

韩吉表示她对这种现象感到非常惊奇。

“人类真是奇特的生物呢。”她眼里发出的明亮光芒和主船上所有的烛火发出的都有的一拼。“真想抓几个回去研究……”

“你抓他们的时候的表情就可以把他们吓死了。”利威尔忍不住说了风凉话。但他很快就为自己的话感到抱歉:韩吉现在露出了少有的严肃表情。

“利威尔,风暴很快就要来了,我们该走了。”

“哈?明明没有到规定时间,你想让我们一路上杀的多少怪鱼都白死了吗?!”


可是他们确实该走了。


……

…………

………………


铺天盖地的海水掩住了视线,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深蓝的海水。鼻子里充斥着铁锈的气息,不用想也知道这股完全盖住海腥气味的是什么。

他脑海里闪过清晰的片段,但真正捕捉起来,却只能看到灼如白日的光线。


……

…………

………………


海水从岸上缓慢褪去,海面又恢复了平静。但是这次贪婪地舔舐沙滩上细沙的海浪却冲上了点什么。

那是一个棕发的少年。

“呃,三笠,那个是艾伦吗?”阿明拍了拍书本,粘在上面的沙子“哗啦啦”地掉了下来。他的书在昨晚暴风雨的鼓励下顺利地从城堡窗台边跃了下来,摔到悬崖上,再被风吹下到了沙滩上。所幸书本封面是和洁白的沙子截然相反的黑色,他很快就找到了它。

只是在找到书之后,他还发现了一个扑倒在沙滩上的人。

陪同他一起来的三笠在他的呼叫声下不小心就把手里的螃蟹握爆了。

“艾伦?”众所周知,三笠·阿克曼的“艾伦雷达搜索功能”是无人能敌的,但是似乎是和艾伦分开太久了,她刚才居然都没有发现。她跑过去,把那人翻过来认清脸后果断地把人抱进了怀里。

“艾伦……”三笠的眼睛里稍稍冒出了泪花。过长时间的分离让少女在此时激动的难以言语,她显然忘记了去思考为什么艾伦会这样躺尸在海边,或者说,她对此的认知就是“艾伦太想我了所以自己游过来了”——即使你们所在的两个岛距离也不太远但是从实际操作上完全是不可能的啊阿克曼!

“我说,三笠,你抱太紧了……”阿明看着艾伦背后明显凹下去的部分担忧地说。

似乎真的是被勒得太紧了,艾伦在下意识的挣扎中惊醒了过来。他眼里出现的不是深沉的蓝色,取而代之的是细碎地反射着刺眼阳光的细沙。他的身体也不是被冰冷的海水所包围,他感受到了人类的温度,但那比昨晚上所感受到的温度略高。“三笠?”从特有的黑色发丝中他认出了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哭泣的青梅竹马。女孩子继续哭泣着,手臂上越加越大的力道表明了她的回答。

“真的是艾伦啊。”阿明从艾伦背后跑到他面前蹲下,好奇又无奈地感叹。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2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