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One day

推荐BGM:《A bad dream》-Keane

*给Licht姑娘和我自己圆的梗,以利威尔的增高垫和艾伦的珍视明发誓这是我最后一篇BE

*后面有点肉麻




艾伦的死来得突然又在意料之中。

按照上层的承诺来说,只要利维尔能保证随时监护着艾伦,艾伦还是可以作为正常的上等士兵活下去的。但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巨人显然不能长久存活于世,在利维尔醒来后,艾伦已经下葬了。

亲自给利维尔配药的韩吉和亲自给利维尔下药的埃尔文已经回到希娜之墙里了,愿意和利维尔提起这件事情的只有阿明·阿诺德。

利维尔在头痛和不安中醒来,首先看到的不是那个欣慰的笑着的棕发青年,而是那个青年的青梅竹马。

“长官,艾伦已经下葬了。他现在在他的故乡。”留起了金色长发的阿明语气平淡的说,只是他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直在颤抖。“您已经睡了五天,现在先去吃些东西吧。”极力抑制住哭泣的阿明在说完这句话后站起了身来,行了个礼,逃避似的往那间压抑小屋的门口走去。

“……团长给您请好了一天的假,他希望您明天就回去加入战后的清理。”在离开前阿明背对着他,扶着门框说出了带着哭腔的话,之后匆匆离去。

利维尔没有哭泣,没有做出什么流露情绪的激烈动作。利维尔安静的穿好了衣服,披上黑色大衣,把领巾戴好,换上了床下有些蒙灰的靴子。他并不急,所以他在离开房间前还好好擦了擦靴子。

走廊上的下属们看到他都露出了躲避的神情。他们害怕这个仍是最强的士兵会在下一秒默不作声的斩杀他们,质问他们为什么杀掉了艾伦。可是利维尔只是神色自然的往餐厅走去,享用他的早餐。

他现在正在露丝之墙内,所以他今天还有机会去看看艾伦。

利维尔慢慢的在空旷的餐厅里一个人吃着完全吃不出味道的东西,吃完后他还心情很好的把椅子用手推了进去,不是像以往一样当着艾伦的面把椅子踢了进去。

不用问也知道艾伦是在哪里死掉的。他走向了通往玛利亚之墙的大门,沿途的人们或者同情或者害怕地望着他不敢靠近。要是以前三笠还在的话艾伦一定不会就这么容易的在这个愚蠢的大门下面被砍掉头颅,但是他的两个保护者一个已经死去,另一个在小小的房间里沉睡着,所以他只好遗憾的将自己的后颈交付于他的同胞。

两天前的血迹已经被冲洗干净,要不是大家对那块土地的避嫌态度和利维尔清晰记得的艾伦的血的味道,他还真的没办法认出艾伦就是在这里死去的。

利维尔低下头盯着那片过于干净的土地看了一下,留情的从它身边走了过去。

他不紧不慢的走着,朝着记忆里艾伦告诉他的方向走去。艾伦的故乡因为前几个月过于惨痛的夺还战已经变成了公认的无人区,但是它现在也被收拾得很好了。夏季的繁花从阴森可怖的墓旁长出,生命力顽强的草把浓厚的血液全部吸收,覆盖了这片盛大的墓园。无法计数的墓碑贯穿了整个城区,但是利维尔知道艾伦就在那里。

利维尔走的很慢很慢,慢到他可以一个个端详那些只刻着名字的灰色墓碑。虽然绝大部分的牺牲的人都被葬在了这里,但是幸运地活下来的人也没有吝啬对他们的墓碑细节的讲究,把墓碑做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见得最多的是十字架,有些姑娘的十字架上还会缠绕上几朵蔷薇;功勋显著的士兵会得到一座小小的天使像,天使没有瞳孔的双眼里凝聚的并不只是悲伤;也有人在墓碑上刻了自己所属军团的徽章,最常见的果然是调查兵团的自由之翼。

利维尔有在灰色石碑上见到自己熟人的名字,他将那些名字在心底默念一遍,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该说感谢还是该说抱歉。

那个我们千辛万苦保护下来的小鬼,到最后我也没能守住他。

他在墓碑群中徘徊了很久,以至于他最后到达城墙边缘的时候都已经将近黄昏了。光秃秃的小坡上有一块直立的长方形的碑,走过去端详了一下上面写着的名字,是“艾伦·耶格尔”没错。

负责给艾伦写碑文的应该是阿明。除了利维尔,再也没有和他一样关心艾伦的了。他们的战友在一次次的残酷战斗中死去,一直陪伴他到最后的人居然只有他们俩。

利维尔蹲下来认真读上面记载的信息。阿明给艾伦写了很多批语,几乎都是在叙述艾伦是人类的事实和他为人类做出的贡献。这还不够,利维尔扫到了最后一行,也没看到他预料到的话语:“抱着无望的恋情死去的可怜年轻人”。

利维尔总不是什么对下属太过狠心的人。地下街的生活让他的心一再结冰,但是他对自己的部下从没亏待过——除了艾伦。这家伙实在是太烦人,对他的执念深得可怕。利维尔其实更希望艾伦对他的感情是憧憬的变式,但是几年的相处让双方都发现了那份感情更多的是爱慕。

利维尔一直拒绝艾伦的告白,其实要是别人对他这么死缠烂打的话他也早就勉强接受了,当做是给部下死前的一点美好回忆。但是艾伦不行,艾伦绝对不行。不管他如何表露自己的爱意,利维尔就是不接受他。他有给自己这么绝情的做法的理由。

利维尔一直蹲着,没有理会大衣下摆拖在草地上的事情。比起洁癖,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在意。沉默了一天的士兵长终于开口说了话,很久没使用的音带发出了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这片棺木一样封闭窄小的领域里回响。

“我一向不太会对自己的下属狠心,艾伦。”利维尔叙述着,把一只手搭上了墓碑。

“本来打算回来后等你稍微冷静些后再告诉你我不愿意接受你的原因的,结果埃尔文那个欠扁的混蛋就和眼镜给我下药了。哈,我但是果然是盯着你太出神了,都没有发现他们甚至下了药。”

“一直不愿意接受你的告白是因为你是对我来说特别的,所以我也得对你有一套特殊的规矩。但是最开始的对下属照顾的原则还是没有变的,所以即使是你死了我还是得过来给你发点糖。”

利维尔哼起了不怎么好听的歌。午后的暖黄色阳光打在他越来越苍白的皮肤上,让他甚至感到了一丝疼痛。这样的颜色实在是太像那小子的瞳色了,太像那双总是注视在他身上的漂亮金色眼睛里投射出的温暖光芒的颜色了。利维尔突然发现那丝疼痛不是来自于被阳光照到的部位,而是来自于左侧已经不存在与此的心脏。

“我本来就很会说话。”他再次说出了艾伦第一次面对团灭的痛苦时他回答他的话。他好像又听到了艾伦无奈而好奇的问语。

“你一直说你喜欢我,啊啊,喜欢是吧听上去多么适合年轻人的愚蠢字眼。但是艾伦啊,你肯定也有意识到我是和你有着十五岁年龄差的成年人了,为什么就不能推敲一下我拒绝你的原因呢?我可以交给你怎么去判断形势,但是教你怎么判断我还是算了。”

他顿了顿,下定决心把所有早该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艾伦,喜欢是太过于纯净美好的感情,我其实很高兴你能把这样的感情献给我这样的人,但是我不能也把这种感情交付给你,我只能给你更为深沉更为复杂的爱。”

“明白了吗,艾伦,我只能爱你,不能喜欢你。”

“所以我一定不能接受你。”

“所以我一定不能接受你。”

呢喃的话语像是要说服那个已经不存在于世的青年,又像是要说服自己。

“……艾伦,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永远迟到了的告白从这个孤单的小坡上向四周扩散开来,在到达思念之外的地方前就已经被风吹散开来。

利维尔知道,自己的假期快要结束了,艾伦为自己编织的长梦也快要结束了。他做完了早该做完的事情,说了早该说出的话,安抚了早该安抚的下属,按理来说他是该好好地抖一下外套下摆毫无顾忌的回去了,但是他还是有些难过,但他还是在遗憾这个到来之日的短暂,但是他还是在怀念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的青年。

估计是再也不会有这么短暂而又充满绝望的一天了。利维尔勉强的笑着说了出来,然后突然控制不住的把头贴在了和他的手指一样冰冷的墓碑上,掩盖他一时间收不起来的悲伤表情。


-END-



嗯写到后面和BGM都不配了……结尾的时候才想起来我其实写过艾伦死后的兵长只是当时我还是【  】的啊!这个兵长说的话完全是我笔下的所有利维尔的心声,写的时候很不好受但是想了很久了还是写了出来,感觉果然没有《白玫瑰》写的爽写的自然。

总之,谢谢阅读。

评论 ( 30 )
热度 ( 20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