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Would you marry me when I grow up?

7岁艾伦和25岁利维尔的故事。



最近耶格尔家的小子真是来的越来越频繁了,利维尔弯下腰,看着昂头和他对视的艾伦这么想。“你又来干什么,小鬼?”“因为我想看看利维尔桑。”小孩子真挚的回答让利维尔无话可说,他揉了揉眉头,最后还是让眼睛闪闪的艾伦进来了。

“利维尔桑在打扫?”尽管屋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整洁,但是有些东西位置的变动让艾伦觉察到了屋子主人刚才的动作。“是。”利维尔没有理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艾伦,站到椅子上把最后一个箱子放到了柜子上。

等他再用抹布把其实完全不存在的灰尘都擦拭一遍后,不安稳的坐在沙发上的艾伦终于丢出了第二个疑问:“利维尔桑,我可以看看这本本子吗?”艾伦知道利维尔不喜欢别人翻他的东西 ,所以他只好一直憋住自己特别旺盛的好奇心,在对方有心情搭理他之后再问。“随便你。”利维尔显然不太想管他。

于是艾伦翻开了那本摆在沙发上的蓝色本子。那本本子似乎是年代久远,翻起来总觉得纸张脆脆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翻烂。艾伦原本以为这本看上去就像是被利维尔小心保存已久的本子上会写点什么和利维尔有关的文字,结果他所能看到的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最后几页还没有写完。

收拾完一切的利维尔看上去心情很好,他甚至在艾伦旁边坐了下来,和他一起看着本子。利维尔身上总是有一股很干净的肥皂香味,这份突然靠近的美好气息让艾伦不由自主地又坐近了些。

“……是以前我和韩吉他们玩的无聊游戏。”利维尔扫了扫上面明显不一样的几种字体,淡淡地说。“我们把这本本子当做传话本留言本,用数字代替字母的顺序,来躲避那几个无聊老头的质问。”似乎是想到了不怎么愉快的事,利维尔哼了一声。“那几个蠢货老师还以为我们在探讨数列……”艾伦微微抬起头,意外地看到了利维尔沉迷于过去回忆的出神的脸。

利维尔是童颜,那张苍白的脸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非常好看,但是艾伦更喜欢他不说话沉思时候的样子。沉思的时候男人流畅的脸部曲线总会变得稍微柔和起来,总是吐出无情话语的嘴唇也安静地闭合起来,黑色的眼睛正对着一片虚无。艾伦觉得自己小小的心脏开始不正常的鼓动起来,但是没等他的脸完全红完,利维尔就站起了身来。

“我去加班了。”利维尔把椅子上的外套套了起来,又恢复了以往冷漠的样子。“这个点了还不回家吗,小鬼?我不会很快回来的。”

“爸爸今晚上又要去外地出诊了。”不知道为什么脸红的要滴出血来的男孩小声的说,“所以我想来利维尔桑的家里住啊……”

利维尔整理领带的手停了下来。“麻烦的家伙。”他感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什么紧紧握住了,低下头,过不出其然的看到了一片氤氲着雾气的金色。“自己去洗澡,九点前给我去睡觉。”利维尔已经懒得提睡哪间房的问题了,反正最后他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艾伦死死的抱住他的腰缩在他怀里。惊喜的小型犬摇了摇快要具体化的尾巴,精神满满的注视着开门离去的利维尔:“利维尔桑要早点回来啊!”

利维尔点了个头作为回答。


利维尔本来以为这个缠人的小鬼能稍微听一下他的话,结果回来的时候一开门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得快要流口水的艾伦。

铅笔也被这家伙翻了出来,夹在了蓝色本子里。利维尔用扫除过后留下的一点点好心情悄悄地走了过去,他没有摇醒艾伦,而是翻起了铅笔所夹在的书页。发黄的纸张上面新写了很多歪歪扭扭的数字,下次有必要教教他怎么写字,一个奇怪的念头从利维尔的脑海里冒出来。小孩子所能写出的字识别程度很低,但是利维尔本身的字也不怎样,所以他还是能辨认出艾伦的字迹的。

写的最多的是“125229”。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但是利维尔对这一串数字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就是他的名字“Levi”。艾伦果然没有看出要领,写的数字都不会有意识的分开,所以利维尔解读起来也有一定难度。但是小孩子的心思总是那么容易猜到,所以那些“715815135”(go home 回家)和“231920”(wait 等)他都能轻松解读出来。还有一些“415142019125516”(don't sleep 别睡着了)之类的长句他也能在思考后想了出来。他最后剩下的只是最后一页写着的那句反复涂写后已经把纸写穿的话:“231521124252021131181825135238514971815232116”

……这小鬼都在想什么啊居然写了这么长!

利维尔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有些头晕,但是有一股奇怪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去研究这个长长的看上去毫无意义的数列。他很快发现了数字下的几道划线:似乎是因为这段数列实在是太长,写下它的主人也不得不做些标记来确认自己的拼写无误。他照着划线分开的数字一点点去对上字母,然后在本子上记下。可最后拼出来的话让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Would you marry me when I grow up?”(你愿意在我长大之后嫁给我吗?)

青年的脸像是被灌入草莓牛奶的透明玻璃瓶一样瞬间红透起来。二十五岁的利维尔都有点受不了这样拐弯抹角的直球,所以他只能盯着那支不小心摔在桌子上的两个人握过的铅笔不说话。


晚风从窗外温柔的袭来,催促着完全呆掉的利维尔。他无措地看了看沙发上睡得死死的艾伦,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最后还是拿起了不小心摔下的笔,颤抖着写下了和上面那句话的主人一样认真的回答:

“25519.”(yes.)


-END-


后续:

“利维尔快来看我给你的第一次求婚!”

“那个时候你都还没我高呢小鬼。”

“不要踢我的小腿啊利维尔,我还没完全把箱子放上去……”

“谁叫你不用椅子。”

“……我真的没办法长矮啦……别打啊利维尔!好痛!”



谢谢阅读。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1. 時雨sigure无望地 转载了此文字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