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Chase(一)

*哨兵艾伦和向导利维尔的设定

哨兵:感官极为敏感,有着极高战斗力的特异人士,向导:可以高度感受周围情绪,平衡哨兵能力),结合:特定哨兵与特定向导的结合,向导指引哨兵,哨兵保护向导



当年轻的男孩被人推入审判大厅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被面前强大的信息量吓住了。


兵团男人常有的汗味、刚从衣柜中拿出的皮革外套的特殊味道、在看见他进来的一刹那爆发出的人们刻意压低的交谈声、不安的人的脚尖摩擦地面的声音、场地许久未用而引来的灰尘味、生锈的栏杆弥漫出的锈臭味、细节不一却都一致的排斥恐慌的面孔……各种各样的声音气味,各种各样的人们的神情汇成了一股巨大的信息流,急促而狂热的涌进了男孩的大脑里。

前几天才刚觉醒的小哨兵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庞大的充满恶意的来自人群的信息狂潮,但已经经历过不少正常人难以承受的事件的他很快摸到了门道,并在审判者的一声制止下得到了一瞬间的宁静。

艾伦有着远比其他哨兵更灵敏的感知能力,这让韩吉在送他来法庭之前一度担心他是不是会失控。但艾伦做得很好,起码看上去是这样的:他照着别人推搡的动作,在众人的瞩目下好好地蹲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的注意力都在兵团代表们和统帅的争执声和令他恶心又不得不面对的信息灌入中游走。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看他,都在看他会不会失控,但他还是干了傻事。


“统统闭嘴!全部都压在我身上吧!”


下一刻,他就被自己今后的长官踹飞了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愤怒的原因,感知敏捷如艾伦也没有觉察到扑面而来的靴底。

“我认为最好的调教方式就是让对方感到疼痛。”他的未来上司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踢打他的头。有什么不对,艾伦想,伴随粗暴的动作而来的,不只是疼痛和鲜血的气息,还有一股充满诱惑力的香气。


他金发的青梅竹马拉住了将要上前的黑发女孩的手臂,“三笠,不要……”正常人体质的阿明并没有发现三笠的眼中除了愤怒外还有一丝极力克制的欲望。


所有的旁听和长官们都安静了下来。这并不只是因为利维尔无情的对艾伦踢打,更是因为他们嗅到了那股可怕的、迷人的向导的气息。

那股气息成熟放荡而又甜美,诱惑着所有在场的未结合的哨兵。不,即使是已经结合的幸运家伙都被这气味挑拨起来。但因为哨兵们基本都是受过训练的军人,所以都没有失去理智的寻找那股气息的来源。可是有些意志力薄弱的哨兵已经忍不住开始扭头急忙的寻找起那个可爱的向导来。


该死,埃尔文想,哪个向导居然敢这么大胆的放出味道?除了第一次觉醒的菜鸟之外绝对不会有人这么干。等等,那个向导的方向是……输给本能的团长和大多数哨兵一样,直勾勾的把视线放到了身体所作出判断的人的身上。


利维尔?!!







众所周知,他们强大的调查兵团士兵长利维尔是个正常体质的人。

是的,他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尽管他的战斗力比大多数哨兵还要强,但他是个正常体质的人。

这个发现是被大家所默认的。


按照现在的社会规则,越来越少的向导们是会在一觉醒就被送入最内墙的隔绝学校中的。向导们在这个特殊的学校里学会隐藏自己的气息,学会按照自己的哨兵而行动,学会成为辅佐强大的哨兵们的附属品。

想要得到尚未结合的向导,非贵族的哨兵只有两个手段:一个在向导们觉醒的时候恰好在他们身旁,另一个是加入军队成为上位长官申请结合。选择后面一个手段的人显然多一些,但就算是这样选择了也不代表他们就能得到必需的向导。

现在的向导实在是太少了,他们在本来就少的特殊人种中占的比例几乎是微乎其微,所以每年都有那么几个因神游症而死去的可怜哨兵。所幸哨兵们一般都有坚强的意志力,大多数哨兵就算是一直没有向导,也好歹能活到二十五岁。


但是利维尔已经三十多了,处在这个位置他早就有机会上交结合的申请书并获得毫不犹豫的通过了,可他始终没有动静。能活到这个岁数的未结合的哨兵很少,他也没有在战斗中有过神游症的表现,他一定是正常体质——大家都这么认为。隔离学校里的向导们为这个事实叹息,还在等待命中注定的向导的哨兵们则为这个事实松了口气。


可现在这个常识遭到了挑战。


审判庭里的所有哨兵们都紧盯着利维尔,甚至是被利维尔踢得头一上一下的艾伦都不自觉一直把视线往利维尔身上挪。

那是什么气味?艾伦觉得自己的某根神经被拨动了。那根神经缠绕在这个踩着自己的头的人身上,如此紧密的缠绕着,快要因为无法承受的压力而断裂开来。奄奄一息的耶格尔又恢复了精神,他用力向上抬头,却被注视的人用脚狠狠压制住了。


“……你们都在看什么?”忍受不了所有人过分集中的视线的利维尔终于发问起来。



-TBC-


应该是个短篇……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