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艾利]RS(全)

*后有R18,注意背后!



一.

在那样的夜晚,发生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说,利维尔突然被艾伦紧紧抱住这件事。


这事还得从两个多小时前说起。

勇敢的·头脑战为3的·喝了酒之后开始得瑟的艾伦·耶格尔氏在自己十六岁的生日晚会上,向自己的长官兼监护人利威尔兵长告了白。在他把“兵长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出口后,吵吵嚷嚷的人群一下寂静了下来。阿明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惨痛表情,三笠捏爆了手上的杯子,给艾伦灌酒的让把酒瓶摔在了地上,其他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微妙的了然的表情,少部分人则是震惊到嘴巴合不起来。而被告白的当事人利威尔只是可怕地沉默了一会,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是吗。”

那之后一片混乱。104期生们竭力制止挽起手袖的三笠,阿明捂住了兴奋的不停重复“兵长我喜欢你!”的艾伦的嘴,试图把他拖回房间,有人在惨叫着“可恶我也好想和兵长告白!”“你已经暴露了!”,有人趁机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开始大灌,有人还是保持着震惊的神情看着艾伦……利威尔?他早就回去了。他并不想知道自己的那份愤怒时从何而来,于是一脚踢开了挡在门口的人,冷静的丢下一片混乱回房间。

可就在他回到房间后的不久,一阵慌乱的敲门声又一次破坏了利维尔的心情。想也知道该是谁。他不耐烦地打开门,“艾伦,如果你想要青春期的指导我得明天再给你——艾伦?”利维尔一边抬起头一边说着,但所有要说的肯定句在视线落到来者的脸上时都化成了一句不确定的疑问。

仰起头所看到的、并不是熟悉的轮廓滑润的少年慌张的脸,而是已经有了明显刚毅线条的已经长开的青年哭泣的脸。

这不是艾伦——不,这就是艾伦。尽管青年那张英俊的过分的脸上还有着几条明显的冒着蒸汽的对称的刮痕,但是从那双碧绿的眼睛和暖棕色的头发以及像小孩子一样放纵的哭泣的神情看来,这应该就是艾伦。

“喂,小鬼,喝了酒之后你都能一下长大了吗。”似乎身高差又被拉开了。利维尔动了动仰得发疼的脖子,“蹲下来和我解释,然后马上去找韩吉。”他皱起了眉头,开始打量艾伦长开的身体。他惊讶的发现艾伦身上穿的并不是生日晚会上的白色衬衫,而是再熟悉不过的外出调查时的正装。斗篷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了,和衣服裤子一样都铺满了灰尘。他甚至还穿着立体机动装置,而那之上的刮痕和青年身体上的刮痕一样深——在衣服被刮开的许多口子里露出的伤口都能看到血色的内里。但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和脸上的刮痕一样冒出烫人的蒸汽,而不是正常人应流出的血。那股惊人的热度打在脸上的不适感觉让利维尔向后退了一步,却又被艾伦紧紧地拉进了怀里。

“我……”艾伦仍是在哭泣着,甚至哭得更加厉害。大滴的眼泪不断从上方落下滴在利维尔头上。“利维尔兵长……我终于又能见到你了……”

这家伙在说什么?“先放开我,艾伦。”忍着对灰尘的厌恶和高温蒸汽的热度,利维尔用手推了推艾伦的肩膀。“先去找韩吉。”

“……利维尔……”艾伦呜咽着放开了他,但却没有照利维尔说的去做,而是弯下腰来亲吻他。

在嘴唇相触的一刹那利维尔就一脚踢在了艾伦腹部。但是艾伦似乎完全不在意那份疼痛,虽然痛的脸都皱了起来,但是还是坚持着狠狠吻上利维尔。眼泪在两人紧贴的脸颊间流淌着流入衣领间,在艾伦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利维尔忍无可忍地用力把艾伦打了出去。跌倒在门外的青年揉了揉被打的胸口,带着眼泪微笑着说着:“利维尔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暴力啊,哪怕是在死之前看见的幻觉里也是这么粗暴呢……”

“死之前的幻觉?”利维尔哼了一声,“还挺有觉悟啊,刚才居然还想把舌头伸进来?”

“是啊……我已经很久没有亲吻过您了啊。”艾伦干脆整个人躺倒在了地上。“真的很疼啊,利维尔桑,好歹在我去到您那里之前先发点糖吧?”声音越来越微弱,“我已经有很努力的去驱除巨人了啊……”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利维尔看了看地上似乎晕过去了的青年,思考了一下决定把韩吉叫过来。


二.

“喔喔喔告白之后马上就长大了吗艾伦!”韩吉跟在黑着脸的利维尔身后走进了房间,兴奋地大喊:“可是艾伦啊利维尔其实更喜欢……”后背被狠狠一踢的女人果断闭上了嘴巴。但在仔细观察房间后韩吉又忍不住发话了:“我说,利维尔,艾伦在哪?”

“……我刚才把他扛到床上了。”利维尔也在寻找着那个脏兮兮的浑身是伤的青年。床单上还有着明显的皱痕,但是那个艾伦已经不见了。

“不如去他的房间看看?”

“真是能折腾的小鬼。”利维尔用赞叹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讽刺。


即使已经过去了一年,艾伦还是得住在那间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因为“我不想在睡觉时还得拿着刀准备削肉。”利维尔如是说。尽管大家对艾伦能力的信任已经增长了不少,但是对巨人本能的恐惧和提防还是让他们没办法接受没有利维尔跟在身边的地面上的艾伦……何况艾伦暴走的次数实在是不算少。

“艾伦?”并没有人回答,韩吉忍不住走了进去。地下室里安安静静,没有半点主人归来的气息。“艾……”韩吉刚想再呼唤,就被利威尔制止了:“起来,韩吉!”

与警告声一同响起的,还有木料摩擦地面发出的闷声。韩吉下意识回头还击,却在脚快要踹到偷袭者的脸之前自己强行停止了所有动作——“小孩子?”她惊讶的看着被利威尔迅速压制住的男孩。那孩子还在不断挣扎着,试图靠近一旁的被他当做凶器袭击韩吉的椅子,嘴里不断嚷嚷着“放开我!”

“你该留意一下门背的。”利威尔嫌弃地抓起了男孩的衣领,“小鬼,”利维尔与男孩平视。“艾伦·耶格尔在哪?”

男孩一下停止了所有挣扎的动作。地下室里的光源只有韩吉手上的一盏油灯,火焰在烛油里肆意的舞蹈,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那点微弱的光芒随着韩吉的靠近照亮了男孩和利维尔的面孔。

男孩瞪大了绿色的眼睛,盯着利维尔外套上的自由之翼的标志,小声的回答道:“我就是艾伦啊。”

两个大人难得的一起呆住了。几分钟后,其中一个肯定的说出了那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第三个艾伦·耶格尔。”

“还是缩水版的。”另一个干巴巴地说。“我并不知道酒还有这么大的威力啊?明明以前瞒着你给他灌的时候都没什么反应的……利维尔你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我只是为了巨人的研究才干这种事的。话说他喝的酒是谁给的?”

“和他同期的士兵。”利维尔回想。但是那瓶酒他也喝过,所以酒应该没什么问题……不,不如说出了问题的反倒是他?

“那个,你们是调查兵团的士兵吗?”被晾在一边的小耶格尔在漫长的寂静后终于忍不住说起了话。男孩崇拜的眼光和长大后的他看着他们的眼神并无二样,只是长大后的他看利维尔的眼神里总掺杂着些什么微妙的炙热。利维尔突然发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

“我们是。话说小艾伦你今年几岁了?”韩吉终于想起要拿出记录本来记录这个奇妙的夜晚,她迅速摊开纸张拿着笔写了起来。男孩奇怪的看着她突然狂热的神态,“九岁。”他怯怯的说。

笔尖在纸张上书写的动作顿住了。拿着笔的主人兴奋地跳了起来;“嘿!利维尔!他连记忆都回澜了!”

“……”

出了问题的显然不是他。


三.

最后他们妥协地把小艾伦带了上去。整个晚上韩吉都在不断地询问着小耶格尔问题然后记录,而利维尔则是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听着他们两一问一答。利维尔不是没注意到男孩在回答问题时小心偷瞄向他的视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只是装作没看见,保持着那个侧坐的姿势,接受着男孩好奇的打量的眼神。利维尔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只是他都没发现他自己一直在不安的摸着领巾。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大厅的时候,韩吉终于放过了已经唇干口燥的疲惫的男孩。“先好好跟着你身边的大哥哥玩!”她鼓励似的在门口向男孩挥了挥手,“我等下再来找你!”女人干劲十足的样子让小艾伦意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更多的灾难,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抖。

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道理还是会被不断证明的:愉悦的分队长韩吉·佐耶刚把两只脚都迈出去的时候,也忍不住惊讶的打了个抖。

一个稍微长大版本的艾伦出现在了她眼前。


四.

“第四个艾伦·耶格尔。”

“第三个也不见了。”韩吉叹气,“这个还是十岁的版本的。而且他才刚经历过巨人突破玛利亚之墙的事件……”

现在坐在两人面前的,除了十岁版本的艾伦还有昨晚来参加生日晚会的众人。艾伦一直在悄悄地向利维尔坐近一些,不知道是为了躲避身旁眼睛越来越亮的三笠,还是因为本能的依赖心理。他刚从汉尼斯叔叔的肩上摔下,就到了这个被身边的人称作“自己的未来”的空间。一个叫做韩吉的戴眼镜的女人和他是这么解释的。他被告知现在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未来的同伴,但是说真的,除了长大的三笠和阿明外,他对任何人都不怎么信任——不,还是有别人的。艾伦微微抬起头看利维尔的脸。

这个是他未来上司的男人有着一张童颜,剪得短短的黑发顺贴地伏在小巧的脑袋上,黑色的眼睛一直没有看向自己,但艾伦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利维尔一直在拒绝韩吉想要检查他全身的要求呢?

莫名的想要亲近的人。十岁的艾伦对利维尔下了定义。

“所以我……还可以回去吗?”在吵吵嚷嚷的大厅中,男孩子纤细的声线意外的贯穿了每个人的耳朵。人群安静下来,房间里突然只剩下艾伦攥住自己衣服的布料摩擦声。艾伦顺着众人统一的视线看向韩吉,分队长尴尬地挠了挠头:“呃……照之前的两个例子来看,你是会回去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你会回到哪里去。她在心里小声加了一句。

“在那之前,你们应该看够了吧?”利维尔冷冷的说,“已经可以回去训练了吧?”

“是!”已经不是菜鸟的士兵们早就认识到了不服从这位长官命令的作死性,个个都加快向门口走去。

“等等。”在大家都快走完时,韩吉发出了一声疑问:“艾伦去哪了?”

利维尔马上侧头寻找那个偷看他的男孩,但惊讶的发现艾伦又不见了。

“利维尔……”韩吉认输似的叹了口气,“他在这儿。”

刚回来的人们顺着她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都捂住了嘴巴。

利维尔的脸已经冷得不能再冷。

在椅子上的,是一个因为被过多的人的视线集中而哭泣的绿眼睛婴儿。

“天使!”随着突然爆发的吼声,一片哀嚎声响起。“居然还在哭啊真是太可爱了……”“你们谁去安慰一下他才是正事啊!”“这个急着去死的笨蛋小时候原来也有这么萌的时候……”“快闭嘴利维尔兵长要削肉了!”“诶他又不见了!”“等等他在那里!”“在玩泥巴啊这熊孩子”“又不见了?”“在桌子腿那里!手上还拿着刀!”“居然还有睡觉版本……”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内,104期士兵和部分长官有(不)幸地看到了各个年龄段的艾伦,并成功认识到了养孩子的艰难(何)。

“我说,利维尔,他转变的时间越来越短了。”韩吉一边记录一边说。“而且年龄貌似都是在十岁以下……最后一次应该就变回来了吧?”

“希望他回来后知道自己穿着尿布的样子都被熟人看到后不要再哭出来。”利维尔注视着安慰哭泣的七岁艾伦的众人,答非所问。

韩吉停下来,看了看虽然用手擦着眼泪但一直都面对利维尔的艾伦,悄悄地加粗写了一条调查结果:“虽然每个变化出的对象都没有之前的记忆,但都对利维尔有执念。”


五.

虽然埃尔文有评论说“韩吉的智慧照亮人类”,但即使是有着神一样的推理能力的韩吉,也还是有失手的时候。

最后一次变化出来的,并不是十六岁的艾伦,而是二十八岁的刚从墙外调查回来的艾伦。

已经有了成熟外表和内心的青年在看到利维尔的时候并未失态,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兵长?”然后面对众人如释负重地感叹道:“看来是回到过去了啊。”

“所以说,你是二十八岁的艾伦?”韩吉推了推眼镜,“而且刚从墙外调查回来?”

“是的。”非常自然的拉出椅子坐下的青年脸上有着温暖的笑容。“真好啊,还能再见到大家……”艾伦仔细观察了一遍周围的环境和自己从前的同伴,唯独避开了瞪着他的利维尔。“真不希望回去啊,”艾伦用修长的手指叩打着桌面,“但是我还得马上回去处理这次的调查结果。韩吉分队长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马上回去吗?”

果然是变了。韩吉对这个艾伦的冷静和冷酷感到惊讶和不舒服。“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能让你回去的办法……你能先听我解释一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吗?”

“我很乐意。”艾伦淡淡地回答。“虽然很想和大家叙旧,但是这样下去还是会影响未来的发展的吧?”青年眯起来的眼眸里透露出的并不只是关怀,更多的反倒是拒绝。

谁都能听出艾伦话里的拒绝意味,于是都选择了离开。利维尔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知道艾伦肯定有察觉到他莫名的烦躁,但是艾伦一直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用一样的警告别人的眼神注视着他迈入走廊,然后和韩吉讨论起来。


六.

利维尔不是没有察觉自己年轻的部下对自己不正常的感情。

年过三十的曾在地下街游荡许久的他,不是没被男人或女人告白过,他也不是没有过伴侣,只是那些感情实在是不能称作是恋情,更多的算是欲望的发泄和无聊的消遣。所以他不能确定艾伦说的所谓的“喜欢”到底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还是盲目的崇拜憧憬。所以他不能接受。

他本来也没想过接受。

所以哪怕是艾伦再怎么流露出对他的特别的关心,再怎么想方设法了解他接近他,再怎么故意寻找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再怎么忍耐他暴躁的脾气,再怎么照顾他懒得拒绝的心理,他都没动摇。

只是从昨晚上开始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确实有那么一点让他动摇了。那个小鬼实在是太烦了——他回想起喝了酒的原版艾伦·耶格尔的告白;他回想起每一个转化出的艾伦·耶格尔偷瞄他的小心神态;他回想起每一个转换出的艾伦·耶格尔都是带着憧憬的火热的让他不自在的眼神出现在他身边,用疑惑混合着兴奋的口气喊出“利维尔”这个名字;他回想起从第一个变化的艾伦·耶格尔出现开始,自己就开始出现的可笑的不安的心理;他回想起因为最后一个耶格尔出现时的冷漠态度而烦躁起来的自己,忍不住飚了句脏。

“他妈的。”那个小鬼实在是太烦了。


七.

但是更烦的事情一般都在后面才发生。

“利维尔兵长?”不是他所熟悉的声音,但他认得这个声音的主人。

“已经连门都不会进了吗,二十八岁的艾伦·耶格尔士兵?”利维尔没有阻止从窗户进来的艾伦。“和韩吉讨论的忘乎所以了吗?”

“是和韩吉分队长说了很多事情,她还想再说下去,但是因为太想兵长了所以我还是先过来了。”毫不犹豫的打出一记直球的艾伦多少让利维尔有些呆住。“我啊,从发现自己已经回到过去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和兵长有关的事情。”

完全张开的青年的身体似乎比之前看到的长大的艾伦还要高大。利维尔在被慢慢迫近的艾伦的影子罩住时突然发现。“我已经和分队长介绍完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了,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和您解释一遍。”

就算是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利维尔仍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只是在艾伦把手撑在他头两侧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你要和你的长官这样说话?”

“我……”艾伦愣住了。逆着光利维尔也能清晰辨认他的面容:脸部的线条已经完全没有了少年时期的圆润,而是清晰可辩的硬朗。只是经常性的皱眉和哭泣在眉间留下的淡淡痕迹还在,眼睛和头发还是那个颜色,只是头发稍微留长了些,除了这些之外完全就和十六岁的他没太大区别。也许还是有的,比如说艾伦现在突然微笑起来的表情,虽然还是一样温暖真诚,但却让他有了危机感。“我觉得利维尔兵长是不会在意的。”擅自的做了判断,青年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我都听分队长说了。您之前还看到了我穿尿布的样子吧?可能有点伤眼但是那也是我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请原谅啊。

“一开始你遇见的,应该是刚失去了兵长的我。

“在我的那个时空里,您在我昨天的表白后对我的态度还是那样,什么都没变,但是我知道您是在心里不断疏远我的。可是就算是这样在我执行任务暴走时您还是赶来救我了,他们说您那天杀了您一生中杀的最多的巨人,因为在那之后就没有人见过您斩杀巨人了……是的,您当时为了救我这个没用的暴走的武器牺牲了。

“那可真是可怕的景象啊,睁开眼睛就看见被那个巨人吞下的您……我当时已经没有办法再巨人化了,所以就一边哭着一边用立体机动装置杀了那家伙……我也杀了很多巨人哟,但是比起您来估计还是少了很多。

“对不起,兵长,那个时候的我没能带回来任何一部分的您……”

又哭了。这家伙不管是什么年龄都这么喜欢哭吗?比起艾伦所诉说的内容,利维尔更想吐槽这个。但是身体很僵硬,能做出的动作居然只有伸起手笨拙地帮青年擦掉眼泪。艾伦无比自然地抓住他的手指,絮絮不休。

“浑身都是冒着蒸汽的伤口的我吓到您了吧?我啊,从那个归来的晚上开始,就接受了自己处在半巨人半人类这个边缘的事情。那之后我用巨人化的身份做了很多事。我没再失控过。

“我们最后还是到达了我家的地下室。只是要解开所有的谜团我还得有很多地方去,所以我还是留在调查兵团,在来到这里之前我还是在寻找真相,真是漫长无果的旅程啊。

“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哭了。但是因为实在是太久没见到您了我就……”

艾伦突然闭上了嘴。他的眼泪顺着脸部光滑的皮肤滑下,有那么几滴滑到了利维尔的手指边缘上。利维尔在艾伦抓住他的手之后一直低着头,虽然一直有感到对他人体液沾到自己身体的不适,但利维尔出奇地没有挣脱。他以为艾伦就会这样哭下去,然后消失。可手指上却突然传来了温热的触感——那是大片面积的皮肤被舔舐的迹象。

利维尔猛然抬头,正好撞上早就在上方等着猎物掉入陷阱的绿色湖泊里。“我实在是很久没见到您了。”艾伦小心的弯下腰,和利维尔平视。“但是我还是和十六岁的时候一样的喜欢着您啊。不,已经比那时候喜欢的更多了。”艾伦轻声呢喃着,放置在利维尔头两侧的手臂已经悄然移动到了腰间。

“所以你想干什么。”本想说出拒绝的话,但是说出口的只能是这样一句完全没有威胁力的话。心之所以跳的这样快是因为刚知道了某个问题的答案,才不是因为对青年的靠近感到的紧张。利维尔对自己说。

“我想干的……?”艾伦靠在利维尔耳边吁了口气。“我这次没喝醉,所以想给您一个正式的告白。”下一秒利维尔就被艾伦狠狠揉进怀里,过大的力度让他一时间竟然没法反抗。

“利维尔兵长……我喜欢您!所以请接受我的告白!”青年坚定的声音掩饰住了长者一刹那的吸气声,一段时间的大脑空白后,利维尔还是没能给出回答。“我……”我拒绝,我接受?这两句话都不该是他说的。他已经能确定艾伦所说的“喜欢”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了,但是确定了这个就能接受他了吗?

利维尔开始动摇了。但他很快找到了一个理由来坚定自己的不确定:

毕竟他还不知道这份喜欢十六岁的艾伦到底有没有,所以不能接受。

所以不能接受。

“我拒绝。”

他感到自己被慢慢放下。


八.

箍在腰间的手臂慢慢被主人松开,却一直没有彻底放开。

一阵沉默,一声叹息。

利维尔终于察觉了有什么不对劲。

他轻轻地推开了面前的人,然后抓着他的肩膀让他俯下身来。“艾伦?”利维尔主动与那人对视,“你是十六岁的艾伦吗?”

“嗯?利维尔兵长?”微醺的酒气顺着少年的疑问传递到了利维尔鼻中。“我现在是才十六岁啊。”艾伦傻笑。“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的士兵长没有给他言语上的回答,而是紧紧攥住了他的衣领。

“那么,就先听我解释吧。”艾伦把利维尔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握住,十指相扣。他仍是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像之前的二十八岁的艾伦一样开始了长篇大论。

“我刚才做了一个有很多片段的梦。我回到了很多过去的地方,也去到了很多未来的地方。……那些地方都没有兵长。

“过去的时候没有遇见您,未来的时候又错过了您。

“我一直在寻找您。在每一个时间空间都在寻找您。然后在不断的失败中我突然庆幸起来:还好我刚和您告白了啊。”艾伦闭上了眼睛,虔诚地在利维尔额头上吻了吻,再把头靠在了利维尔肩膀上。“就算是梦,这样的福利也太大了啊……”艾伦自嘲着,用额头蹭了蹭利维尔的外套。本以为会在下一秒突然惊醒,却意外地听到了利维尔微弱的几乎不可闻的提问:“我说,艾伦,你对我,明明是崇拜多一些吧?”

“并不是!”下意识地大声反驳。“我……我对兵长是那种希望可以交往的喜欢!”年轻的大型犬激动地挺直了腰板。“是希望献出心脏的喜欢!”一边说着还一边慌乱的摆出了标准的姿势。

“你是士兵,你的心脏应献给城邦。”

“在作为一名士兵之前,我首先是一名人类。如果您嫌弃我的心脏的话那我也可以献出我的后颈!”酒好像随着越来越大声的坚定的话语醒了过来,刚才嘴唇上有的清凉真实的触感在证明着这并不是梦境。模糊的视线里似乎只有利维尔是清晰的——他只能看到他了。

“……你的后颈本来就是我的。”利维尔说完后,再次抓住艾伦的肩膀,把他拉下来接吻。


九.

十六岁的比起之后成长起来的果然是过于生涩。利维尔在艾伦用舌头不停地摩挲他的嘴唇到他不耐烦后果断的主动伸了舌头出去,带动少年纠缠。但是艾伦的学习能力果然没让他失望,在利维尔带着他搅动了几下后得到了主人解放许可的狼崽子就强势地把利维尔的舌头逼回了他自己的口腔。艾伦用力舔弄着利维尔的上颚,在听到了利维尔的一声惊呼后满意的用舌头再把利维尔的牙齿一颗颗刮了一遍,尽力地翻弄利维尔的嘴内。

“…停!”在艾伦稍微把舌头向后退了一下后利维尔趁机推开了他。这小鬼怎么学的这么快?还没来得及喘完气,他的额头就遭受到了偷袭。艾伦温柔地撩起利维尔的额发,细细地舔吻他的额头。“那种地方就没必要……”“是兵长先凑过来的。”艾伦的醉意似乎还没消尽。“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亲吻它。”

利维尔一把扯开了艾伦的扣子,舔上对方的胸膛。

“兵长?!”随意亲吻他额头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亲吻它。”利维尔学着艾伦的腔调回答,然后不再理会少年的轻颤啃咬上他的胸膛。没有太多人能在自己喜欢的人主动献祭时把持得住,更别提时常暴走的艾伦了。被挑逗得快要失去理智,抓住利维尔后脑的头发,把埋在自己胸前的头颅扯开,再次吻上对方刚被自己折磨得红肿的嘴唇,实在是合乎常情的事。

但显然比起被控制者,利维尔还是比较喜欢挑逗者这个对他而言并不新鲜但一直很少实践的身份。他们俩像野兽探寻森林一样盲目又野蛮地接吻着,艾伦过于强大的学习能力让有些分神的利维尔感到了难以招架,但他很快想到了让艾伦没有余裕的方法。他干脆地用力向前推了推艾伦的腰,在对方呼吸稍微停滞时把对方推倒在了地板上。

“后背很疼啊利维尔兵长……”在利维尔从他胸口上慢慢坐起的时候艾伦无奈的抱怨道,但是就算是很疼,他也没忽略掉利维尔护在他后脑勺的手。那只从他的后脑移开的手的主人正居高临下地坐在他的胯间不屑的看着他,面色酡红的样子看上去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威慑力。“给我忍着。”还没有办法完全压下微小的喘息,所以这样带着轻哼的话语艾伦只能把它判断为利维尔不服气的控诉。他直立起上半身,第一次如此大胆地凑在他的长官耳边说话:“我已经有好好忍着了,兵长。”他本能地在因为自己的吹气而变得更加血红的小巧耳垂上留下一个齿痕,不顾利维尔的挣扎继续在他的上司耳边压低了声音说话:“您今天没有被什么奇怪的家伙碰到吧?您身上有很奇怪的味道哟。”

那还不都是你的!本来是想这样说的,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艾伦身上微微的甜腻的酒气还是因为身体对外人碰触的抵触让利维尔更头晕一些,他说出来的居然是“有啊”这样的话。我绝对不是想挑衅刚长牙的野兽。利维尔在艾伦泄恨似的咬上他的脖子的时候突然想到。

尽管艾伦在利维尔面前一直都是乖乖的吸取着知识,尽力活下去斩杀巨人的好少年模样,但是利维尔知道能毫不犹豫的以巨人的身份挥拳面对各种巨人的艾伦绝对在心里有着一块难以种植任何常理和规则的荒芜之地。他不想想触碰那块禁地,也不想别人触碰到那块禁地,因为那实在是太危险。但是不小心被扰乱了心智的自己显然失去了这份必要的警惕。

这样的失误,也许不会让他丧命,但一定会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十.

艾伦也不是一开始就喜欢上利维尔的。

他一开始也只是像其他人一样崇拜着个子小但却强大的利维尔,只是他的憧憬也许是比别人浓烈了些,以至于在后期都转化成了恋爱的意味。

这个正在被自己不断侵犯着身体各处的男人曾经救过他好几次命,艾伦说不清这种突然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是压抑已久的爱意还是狂妄又可怜的独占欲,他并不是出着和利维尔一样的想确认些什么的目的而失控地去和对方亲吻、拥抱的,他现在更多的像是小孩子因为对某件事物的喜爱陷入无法自控的混乱。

艾伦很喜欢看利维尔在战场上斩杀巨人时的利落熟练的动作和在所有人面前开辟道路的背影,但是眼前因为自己折磨性的啃咬和吮吸而用手捂住嘴巴的脸红的利维尔他也很喜欢。甚至是他更喜欢后者多一些。让那曲线完美的两眉因为自己而皱起,让那双从不动摇的眼睛因为自己而闪烁着暧昧的水光,是比报复巨人更让人上瘾的事。

艾伦的早熟并不只是心理方面的,也有某些奇怪的方面的。他不是没有从甜美的淫梦中醒来后对着粘腻的下半身哀嚎的经历,但是把在梦中演现过无数次的场景都一一在现在由自己慢慢变成现实的事情,果然还是太过于刺激了。

艾伦把手伸进利维尔裤子里后突然就清醒了。

“兵……兵长……”他无措地呼唤起对方的名字,刚刚强行扯开利维尔的衣服扣子拉开过利维尔皮带的右手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动了。利维尔不自觉地环在他脖子上的手臂颤抖了一下,一直都尽力把头靠在艾伦锁骨上的兵长大人一时间没能回话,少年过度仔细的舔吻和惩罚性的轻咬让他的上半身全都弥漫着酥麻的瘫软。这崽子甚至在他脸上咬了好大一口。

“……连怎么解决都不会吗?”利维尔巧妙的避开了为什么他也会有了反应的话题,“啧,我来。”说完就直接抓着艾伦的手握住了自己。“兵长?!!”温热的鼻息吐在他的肩膀上,让利维尔觉得自己本来就过高的体温和这份来自艾伦的温度就快要让自己融化了。

“动啊你。”仅仅只是让比自己的宽大的手掌握住自己根本就不够,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做爱的意识啊?

也许是感受到了利维尔不耐烦的瞪视,艾伦连忙动作起来。“兵长,需要我再轻一点吗?”利维尔在艾伦肩膀上的头颅不安分地蹭了蹭的时候艾伦忍住不加大了力度,觉得自己做了错事的少年不安的问道。

“给我继、继续。”明显的隐忍的声线。即使两人的体温都已经高到不行,但是艾伦还是能感到手里的器官和怀中人脸的温度变得更灼热了些。接下来整个房间里都只是充斥着衣服摩擦的声音和隐晦的水声。艾伦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在他把扣在利维尔腰间的手稍稍上下抚摸了下后,利维尔终于低吟了一声,射了出来。


十一.

为什么就这样让这个小鬼对自己上下其手,利维尔懒得计较。

不如说,现在的状况让他没办法计较。

是在梦里面演戏过无数次的缘故吗,艾伦沾了利维尔体液的手伸入利维尔后穴时做的无比自然,安抚性的落在利维尔肩膀上的吻也能让利维尔不断放松了下来。引发了利维尔第一次释放的本来放置在腰畔的左手也开始游离到利维尔胸口前,玩弄起早就挺立起的乳头来。利维尔还是保持着把脸埋在艾伦颈窝里的姿势,只是不自觉地把身体向后弓了弓,摆出一个更容易让艾伦侵犯胸口的姿势。

“可以接吻吗,利维尔?”再把第三根手指都探入时艾伦提出了这个要求。为了压抑声音连嘴唇都咬破的利维尔并没有回话。开什么玩笑啊,一开口的话那些乱七八糟的呻吟肯定就会溢出来了吧。没有得到回应的少年叹了口气,开始在利维尔的内部曲起手指来。

“呜——!”原本只是单纯的向前探的手指就已经能够让利维尔头昏脑涨,这样恶劣的探试迅速削细了仅剩的理智的弦。在艾伦锲而不舍地向上探索几下后,利维尔身体内部的开关就被找到了。“是在这里吗?”似乎摸到了有趣的突起,只是稍微一摁,利维尔就完全张开了嘴呻吟了好大一声。在连续几次因为艾伦对那点的攻击而发出女人一样的呻吟后,利维尔终于反应过来,恨恨地对着艾伦形状好看的锁骨咬了下去。

“痛!”听到艾伦的抱怨后利维尔终于笑了起来。但下一秒手指的撤出又让他空虚的无法思考。“利维尔,可以接吻吗?”艾伦把利维尔的乳头折磨的红肿的左手收回来,把利维尔的脸从他的左胸拉出来。“不想发出声音,又不想让我痛的话,只有这个方法了哦?”

鬼才不想让你痛。利维尔在艾伦再吻上他的嘴唇时在喉咙里模糊的发出了这几个音节。但其实艾伦的动作已经很温柔了,即使是后穴第一次被手指侵入,从下身传来的疼痛也并不大。况且那些疼痛很快就会被肩膀上的亲吻和胸前的酥痒化解了。并不是第一次吗,艾伦?利维尔突然很想问这个问题。

“要进去了哦。”嘴唇稍微分开时艾伦这么说。被吻得没有判别能力的利维尔没有考虑到这句话所代表的惨痛意义。在接吻中缓缓放开的绕在艾伦脖子上的手臂又被艾伦放回原地,早就软的直不起的腰被艾伦提起。为什么全都是艾伦在做啊?在性器前段刚接触到还未完全闭合的穴口时利维尔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恢复了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战斗力的调查兵团士兵长出于报复心理伸手抓住了艾伦的硬挺,自己沉下身体,把少年的分身一点点吞下。

因为长时间未得到解决的性器胀大的可怕,只是饱满的前端都让利维尔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撕裂了。“混…蛋……”利维尔尽力抬起的腰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持续了几秒后,艾伦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利维尔放在他眼前的红缨。

“!”全身瞬间有了通电的感觉,身体无法自制地向下掉了下去。手指果然还是不能模拟器官的尺寸的。艾伦在分身完全被肠壁包围时残念地发现。

毫无征兆的突入让利维尔用力地抓住了艾伦的后背。过于满足的感觉让他又痛苦又兴奋。稍微能调整好呼吸的时候,艾伦就开始动了。

“等等,艾伦……!”少年毫无技巧的冲刺搅得利维尔的肠壁不断痉挛似的紧缩,终于还是阻碍了艾伦的动作。“放……放松点啊利维尔……”停下的动作让利维尔总算有空余自责刚才发出的一连串呻吟。“不能动了……很难受啊……”

你动了我更难受。可是这样强烈的心声没有办法传达到崩溃边缘的艾伦的脑海里,少年在重新摸索到他的萎靡下来的性器后,又动了起来。更让人难堪的声音从利维尔自己口中传出,艾伦这次没有体贴的主动把脸凑上,所以利维尔只好一直这样丢脸的呻吟着。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得到点拨的艾伦一遍撸动着利维尔渐渐挺立起的分身,一边下意识地寻找刚才找到的小点。

在艾伦顶到那个关键的点时,士兵长的内壁几乎是惨烈的收缩了起来。那份被紧紧包裹的甜蜜几乎让艾伦心痛起来。“兵长……好棒……”被顶的晃动起来的小小身体的主人只能被铺天盖地袭来的快感淹没的不停喘息,完全没有办法说出任何一句破坏气氛的话。

艾伦像是不知疲倦的一直向上冲刺着,到最后他几乎每一次都能让性器的前端准确地撞上利维尔的敏感点,每一次都能让利维尔发出无助又放荡的喘息,艾伦自己也在不断攀上的高峰中失去理智的呢喃着爱语,在利维尔终于哭泣着第二次释放出时,把性器送到了利维尔身体的最深处,把所有滚烫的白浊送了进去。


十二.

高潮后的利维尔似乎恢复了一点神智,但还是小声地呜咽了起来。艾伦用力抱住伏在他身上的利维尔,说出的话语沙哑的让他自己都吃惊。

“利维尔……我喜欢你。”

绝对不是崇拜,而是纯粹的快要让我发疯的喜欢。

“我喜欢你。”

绝对不是为了迎合你的欲望而抱你,而是真的想要好好的疼爱你。

“我喜欢你。”

绝对不是像你那样还只是动摇的不定的心动,而是每一刻都在希望得到回应的折磨。

“我喜欢你。”

所以请你也喜欢我吧。


十三.

确认终了。


十四.

“艾伦。”利维尔好像平静了些,但说出的话还是带着浓浓的鼻音。“为什么你一直没把衣服脱下来?”虽然已经用手支撑着艾伦腰侧的地板支起了上半身,但低下头的利维尔还是没让艾伦看清他的表情

“……诶?”完全出乎意料的话。

“你就这么想看我一个人出丑吗。”

“并并并不是!!!”艾伦慌张的大喊后两人有好一阵僵持不动,因为艾伦还深埋在利维尔下神的某个器官又蠢蠢欲动起来。

利维尔扭了扭腰,“……那就给我脱下来,重新做一次。”

“诶?!!!”在领会到利维尔所说的话的含义后,年轻的·刚爽完的·头脑战为三的艾伦·耶格尔士兵欣慰的笑了笑,重新把那人拥入怀中,“……谢谢你,兵长。”


十四.

在那样的夜晚,发生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说,利维尔突然的别扭的方法,让艾伦明白了他的心意这件事。


-End-


Free talk:

RS=Reaching the answers.对不起写到最后了才想好题目……

第一次写完完整的肉戏真是要死了,为了这篇文我转那个锦鲤转了三次啊!

结尾有些仓促,因为实在是想不好更好的结局了。

非常感谢能坚持着看到这里的你!有意见请一定要留言> <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