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给树洞树洞说给树洞

很长的一篇杂谈,勉强算是读后感+散文?


1.

《重看一遍惊喜无限》那个系列就让它坑了吧。

目前我已经把《盗墓笔记》1-8+《沙海》1-4+《藏海花》1-2(的微信连载)看完了,这可真是一个艰难卓绝的过程啊,然后还翻了三叔的访谈和贺岁篇。

初二那年悲愤的我在日记本上写下我看完盗笔结局的想法:妈蛋;现在我可以邪魅一笑,然后在键盘上打下:妈了个蛋。

2.

按照八一八的格式我现在应该先把主角的特征列出来,那就先说说吴邪吧。

他的话,我觉得藏海花里面胖子的概括就很好:“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走到哪儿哪儿就开展学习雷锋活动。不把西湖比巴乃,却道墨脱就是娘,佛曰:雷峰塔总是要倒掉的。”

这段话完美、成功地战胜了我看过的所有对吴邪的分析,包括原本的我自己的。

首先是天真无邪。三叔说过吴邪就是按普通人来设计出的普通人,所以我们就照着他的正常人视角展开了冒险。吴邪到去天宫的时候还在犹豫能不能把自己定位成盗墓贼,看见阿宁的身材时还会YY,胖子调侃自己和小哥的关系时还会怒骂,去解决三叔铺子的事情时还想过出事了要不要给警察局打电话算了——朋友,你真是不枉三叔把你的本名“吴协”打成了“吴邪”。

但是脱俗这个当然不能无视,经历过这些事情还没放弃还没被彻底搞疯的,吴邪当然也不能算是普通人,呃,他算是一个被迫进化了的普通人。如果说藏海花邪是天真的平方,那沙海邪就是被开了c次方的天真,用光速在变得残忍、变得老谋深算、变得学会仇恨。

这没办法,开展了那么多次雷锋活动,良心不知道被召唤了多少回,早就想回去休息了。

有时候看同人文有姑娘会说呀呀这个吴邪太圣母了,其实我觉得还好啊,这个吴邪身上有人味、有文明社会里的底线、会傻不拉叽地帮人,这就是他最可贵的地方,诸位,他从心底还是个渴望过着平常生活的好青年嘛。

就算会吐槽自己犯贱找事情干,他也会幻想结局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凑活着过也行。朋友说得好,他已经是个老谋深算的苦逼中年男子了,身上还是有小哥想再守十年的天真。

最后是却道墨脱就是娘,这句话一是吐槽了吴邪的放松警惕,二是在吐槽吴邪追着小哥跑的执念,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我想重点说的是后面那个。

3.

大家都说有小哥的地方就有安全感,我也觉得,到后来仔细想想都觉得不对啊,这丫在的地方肯定是机关重重粽子出没,就算是他在那里闭目养神或者看天花板都在预示着接下来要有大阴谋了,怎么就有安全感了呢?

再后来看看吴邪的安全感爆表的表现我就知道了,完了,这家伙和我一样一脚陷进去了。吴邪潜意识里面知道为了满足好奇心会付出什么代价,所以他对前途有的感觉其实是“不真实”和“来就来”的被逼到极限就会出现的伪自暴自弃心态。

这个时候出现的小哥就尤其重要,他能救吴邪,能告诉他他还是可以相信奇迹,然后逃脱的。现实于是被另一种方式摆在吴邪面前,吴邪觉得可以没那么害怕了,那就出发吧。

餐风露宿,饮鸩止渴,迁徙万里,话不多啰嗦,你我心明就好。即使你不能常伴,但是我可以心安。

所以吴邪想追着小哥跑真的一点都不奇怪,他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把信任和信仰交给了那个背着大背包的年轻人。

4.

知道张起灵是官名后我就管那个人叫小哥或者闷油瓶,咳有时候也叫小官儿,这不重要。

这个男人太像一个符号,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分析他。小哥代表闷、谜、强、帅,enough。他人生过的都不顺利,在了解什么是红尘之前他就被逼着要摆脱了——然后那些逼他的人把他推到了尘世里。

我觉得他和EVA里的绫波丽是有点像的:其实他们有感情,只是他们不知道那就是感情。

没人敢伸手帮他拂去他肩上的微尘,有人把他当做神,然后想方设法把神踹了下来,可是还是没人敢去接近他,问他他是不是还愿意回来。

除了吴邪。

5.

瓶邪大法好!瓶邪大法妙!小哥秒杀群众都不笑!天真起棺粽子一定翘!

藏海花2里面胖子说吴邪就你这体质出去还是嫁了吧,读到这里我忍不住嘴动鼓掌“啪啪啪啪啪”。

我知道他们最多只能好于朋友,他们现在甚至连朋友都不一定是,但是我宁愿相信他们那些高于朋友之上的感情是存在的。搞同人说到底就是YY,但是大千世界能邂逅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何不好,有什么必要害羞。在自己或他人的笔下能看到邂逅然后有交集的他们,是很幸运的事情。

虽然原作里风声呼啸得惨烈,十年之约遥遥无期。

6.

去西王母城的时候小哥说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7.

之后他说这里太危险了你可以回去了。

8.

去长白山的时候吴邪说狗日的你别再多嘴了,我就要跟着去。

和你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9.

进去之前小哥又说你不需要再进去,里面太危险了。

这次他就没给吴邪再遇到危险的机会。

10.

我顿时痛哭流涕。

11.

之前朋友说2015来了要不要去长白山朝圣?我说你之前都去西藏朝圣过了算是带我一份就行了。

遵循两年半前的日记里的誓言,我把整个故事重新看了一遍。我先从沙海看起,然后是盗笔,藏海花留到了最后。

天啊噜沙海邪简直太帅了好吗如果书上可以刷弹幕那我一定要大字体加粗提醒一句“此处吴邪可嫁”,成熟男人的魅力和青年的魅力当然是不一样的,虽然我是一边被帅疯一边被虐:那可是吴克mode的吴邪!睡不够放不下心被割喉的……吴邪啊!我……我……还是喜欢他。硬要我选一个角色来厨的话我选吴邪,就是这么酸辣自信。

看完后面的后我诚心地感谢三叔在整个过程中给了吴邪很多任性的机会。到沙海里吴邪的满嘴跑火车功力没见减弱已经很好了,从开始说他也就是个生活安逸的小老板,过了这么多年他性格的本质部分吐槽这个没变,我满心晴天。

晴天下面有小哥在练手指,吴邪在练眼睫毛,多么安详美好。

12.

我觉得小哥和吴邪中间隔了道墙。然后某人坚持不懈地砸墙,终于让那边不得不用手指抽了块砖看看是怎么回事。

虽然可能双方还没对上眼砖就塞回去了,但是好歹改变了一点点。

贺岁篇里吴邪说“他没有理会我,我所‘附身’的这个人,对于他毫无意义,这种漠视我却是无比的熟悉。”,但是在广西吴邪出事的时候小哥有过焦虑的样子,去长白山之前小哥也找过他自认为在世界上唯一的联系:我们的吴邪小朋友,这不是改变了一点嘛。

13.

把书都看一遍的初衷除了有过约定,还有就是在同人里找治愈,后来发现还不如回原作暧昧算了。满地大坑我怎么都躲不过,啊。文风对胃口的是BE,文风好说是HE的都是坑,哭了好吗。

好多作者坑的原因是原作太打脸写不下去,我想过自耕,但是看完书之后虽然没被打脸但是限制太多了也懒得下手,OTZ。

14.

朋友问:你真的不去朝圣?

我说:你真的要看我去长白山上面放一首动力火车的《当》,然后狠抽一口红塔山,吐几口烟然后哭成傻逼?

朋友呵呵,接着她说吴邪好像不抽这个。

那就换成他抽的。我郑重地说。

15.

二零一五年见。




                                                                                                                                                                                                                               By BDHXHX

                                                                                                   2014.7.17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