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成事实

“想想看这个人会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样子,出现在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我的很多代后辈面前,跟他们说你要保守那个秘密,这家伙甚至可能会不停的失忆,连‘和你的父亲、爷爷、太爷爷一样’这种话都说不出来……是个人都会觉得操蛋。”

“说实话我知道‘张起灵’只是个通用名字的时候挺生气的,你说你,就算是只有我把你当朋友,不告诉我本名也没关系,好歹要让我知道这不是你吧?我本来还想和我后辈交代‘你们要记得那个张起灵还算是你前辈的朋友,可以多照顾点’的,这下好了,我怎么说?说不定你也会中途下场休息,然后又来一个张起灵。你们张家人说不定都一样闷,一样牛,一样坚守,但是我们可是会很快就变了的。”

“你要是有个特别好的朋友,你不会想和很多人分享他的……”

“吴小佛爷后面可以有吴小小佛爷,说不定还会出个佛娘,呸,菩萨什么的,但是这个吴邪只有一个;张起灵也可以有很多个,但是闷油瓶只有一个——吴邪遇见的小哥,只有这一个。”

“可是闷油瓶可以认识很多个和吴邪一样的吴邪二代吴邪N代,吴邪只认这个闷油瓶嘛。多不公平。”

“怎么想都挺幼稚的。”

“不过闹幼稚的只有我。唉,说到底还是我希望他承认我是他的朋友,纠结死小爷我了。”

评论
热度 ( 7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