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哪位勇士来点个赞就写系列,是个有点长的大纲。考试前梗突然泛滥。
*鬼白现代架空


《Nice to meet you》


有名的医术精湛的白泽先生,今天也是绝赞的在酒吧寻欢作乐着。可惜刚喝下第一口酒的时候玻璃杯子就被子弹打碎了,然后弹雨和瀑布一样射向了他这边,白泽马上逃出了酒吧,急切的敲开了路边一架轿车的车窗。车床被摇下的瞬间他就露出最灿烂的微笑说"嘿搭我一程怎么样?"
那个人什么都没说,打开了副驾车门,白泽就坐了上去。人群从门口走了出来,叫嚷着到处砸车找人,那个人就踩下油门带着白泽开始躲避追寻。
车开太快加速度太大,等停下的时候白泽早就晕的要吐了。他刚要和那个人道谢,冰冷的金属口就挨上了他的太阳穴。

"你是我的了。"

白泽视线中慢慢浮现出一个鞋拔子脸帅哥的形象,他长久的注视着他,……最后撑不住吐了对方一身。


然后鬼灯拖着脸被吐到的西装罩住头的白泽去酒店开房。

"都被追杀了,还这么张扬?"
"你害怕了?"
"不!"

到了房间里面白泽被踢去洗澡,为了监视是开门洗的(。
白泽说有必要么不过是给你惹了点麻烦,而且还躲过了。
鬼灯直接丢给他一张打印出来的纸,巨大的"WANTED ALIVE"配上白泽的头像简直无情的帅(白泽语),而且奖金很多,要求送到M城的某个大厦。
白泽说我这么好个人……虽然感情方面可能差了一点,也不至于被哪位御姐追杀?
鬼灯一举枪白泽就懒得问了。

晚上他们相处非常的,不和谐。鬼灯熬夜赶文件,白泽根本睡不着。早上鬼灯也不急着上路,白泽就问他为什么,鬼灯说今天这里还有个宴会,他顺路把事情都解决算了。
……他才被通缉了多久啊,这家伙就全都计划好了。白泽无法言语。

到了夜晚,白泽被鬼灯要求穿上西装也去参加宴会。白泽看身上也没被戴上什么东西以为可以趁机逃走也就去了,只是他没想起衰运总是一件接着一件:进场的时候,他们马上刚就注意到了里面有昨晚上的人。
而且那些猎手也快要看到他们了。
白泽看了看周围没有可以挡住的东西或者可以做借口的女人,咬牙拉了拉鬼灯就凑了上去,结果鬼灯立刻就把他打开了:动静太大被对手发现了,围剿开始。
混战中鬼灯把白泽推到了电梯里,自己还没进去,电梯就直直坠落了。鬼灯想都不想就跳了下去,还好电梯厢只掉了十几米就卡住了。不过等鬼灯撬开顶部的时候,白泽早就不见了。

——话是这么说,鬼灯解决完今晚该解决的事之后,还是找到了被其他人(黄帝)控制住的白泽。
作为长期利益共同者,黄帝把白泽交给了鬼灯。
"来自地狱的鬼灯君啊……长期在中国接任务的感觉如何?"
鬼灯直接拉着白泽走了。

白泽回到房间后一直没说话。鬼灯收拾好东西,干脆就连夜上路了。

月华流银,夜已三更。他们在公路上极速逃离,把追逐的障碍都抛在身后。

白泽突然很想聊天。
"……你觉得无辜的人值得狩猎?"
"我不是杀手。"鬼灯打着方向盘,看都不看白泽。
"但是你在执行组织的任务吧?地狱?真是不错的名字。多配合你这恶鬼。"
"彼此彼此,亡命之徒。"
"我可是清白的好医生,平日里还会给孤儿院捐钱的,缺德事只有干过请怕辣的人吃四川火锅,其他事都坦坦荡荡……哈,这样说你会信吗?"
鬼灯第一次用审视和鄙夷之外的眼神看向了他。
"绝对不信。"
"……那可真是遗憾。"

最终到了M城。鬼灯直接就把他带到了指定的大厦。
没抢到白泽的人已经吃够了鬼灯苦头,干脆在那里潜伏着计划杀掉白泽,毁了鬼灯的成果。
鬼灯现在倒是懒得杀那么多了,在走廊快被发现的话就把白泽压在墙上要吻下去。白泽想躲开,不过只是把手撑在鬼灯胸前,还顺便揉了一把。
"为什么之前就没接受我呢?"
"因为你当时只想点一下就够了吧?"鬼灯哼了一声,张开嘴亮出尖利的牙齿,:"我想的是直接调教到底。"
然后吻到天昏地暗。
接着站姿体位啪啪啪。
完事后白泽和鬼灯说自己三十五年来都没这么疯过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我这十九年来也是。"
白泽看着这个可以认自己当爸的刚才上爽了自己的人,咆哮了起来。

雇主没有给出准确的地址,所以他们只好到处寻找。
有人追了上来,鬼灯去消灭,让白泽留在某个隔间里。

这一次,回来的时候,鬼灯又是没有看到白泽。但是他也又找到了他。不过是用了GPS:在接吻的时候,鬼灯安在了白泽身上。
白泽其实没有走多远,就在楼上,和女人聊着天。鬼灯瞄准那个女人握住枪的手射击,但是白泽生气了。

"你这混蛋!怎么能对女孩子做这种事!"
"难道在你眼里自己的命还比不上一次艳遇?!"

鬼灯也生气了。

"算了……"白泽嘟囔着目送女人离开,不耐烦的走到了鬼灯面前,递给他一张支票:"到此为止了。活干的不错,鬼灯。"

相遇这么久来鬼灯第一次听到白泽叫自己的名字。

"我就是雇主。"白泽清了清嗓子,"从那地方到这里到底还是有点麻烦,甚至比这种当时还要麻烦。你之前没信我是对的,就这个年纪来说你已经判断的不错了。"

最后鬼灯收了钱,和自己的初恋,不,二恋就离开了——是这样,不过他判断出来的当然不止这点。

十五分钟后,大厦的楼顶以下五层楼玻璃全都碎了。鬼灯上去,发现是白泽在和一个近似与人兽状态的怪物在搏斗,然后帕秋莉♂GO,两人联手干掉了它。

原来那是白泽的老顾客之一,有龙化的趋势,但因为身份特殊白泽则劝不了他,只是后来他已经走上了异端的道路白泽才需要赶来解决他。
他当然也有发觉,所以对白泽百般阻挠,逼着白泽用了假装被通缉这招。

说清楚后白泽开始给自己正骨,送伤势过重的鬼灯去医院。鬼灯最后看到的是白泽掀起了刘海露出的红色眼睛纹身。

一段时间后鬼灯出院,期间从来没有听说过白泽的任何消息。鬼灯不急,因为和他预料的一样,在他打算开车回去的时候,某人拼死拼活敲开了车窗,然后把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搭我一程怎么样?"
"好。"鬼灯说,接过了白泽手里对他的通缉令。


暂时确定就到这里。
对鬼灯的通缉令是白泽自己做的,然后帕秋莉♂GO是兄贵的口号,好孩子不要查。
中间相恋部分要补上很久前的他们都不知道是和对方做过的事,让他们明白早孽缘不是一下子就炼成的(。在到M城之前那一段路都会是这些。不过还没想好OTZ
绝对是要炖肉的,不过看起来只能有一场,……我会尽力找地方再加的。

评论 ( 8 )
热度 ( 47 )

© 无望地 | Powered by LOFTER